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日前以一百二歲去世,消息傳來各界哀悼,認為是全球文化界的損失。而對華人而言,他的成就不僅在於作品成為東西文化樞紐,他數十年前即著眼於華裔的權益奔走,更彰顯其目光獨到之處。
作為現代主義大師,貝聿銘建築語彙幾乎可說是全球通行,從巴黎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到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的東樓,從京都美秀博物館和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他巧妙地將他的現代主義詞彙融入不同文化背景,贏得不同地域及人民的認同。
貝聿銘常以幾何形體為其標誌性建築物造型,並把時間縱軸考慮進去,從短至一天中不同的光影,到當地千百年文化傳統,就如同「光陰」一辭,代表著在亙古前不疾不徐的態度。耐心與堅持使他挺過法國羅浮宮的設計風暴,過了許多年之後,他的金字塔造型,是許多遊客造訪羅浮宮的理由,證明他的匠心獨具。
他同時具備異於建築師的業務溝通能力,洞悉客戶的需求,並願意配合業主。貝聿銘自認為,他身上流有華人的傳流,在面對業主時更加耐心。假設有某個業主不喜歡他的設計,他不介意,會換個日子再來,而不是拂袖而去,讓他更能掌握案源。
貝聿銘晚年沒有忘記他的文化根基,曾經多次回到他成長地方的大陸及香港,並留下許多作品傳世。在這其中香港的中國銀行大廈,是他晚年和其公子合力創作,更成為著名地標。
他個人學貫東西,站在東西文明的尖端,作為東西文化的橋樑,以歷史為舞台,以大地為積木,揮灑其才氣,連結了過去、現代與未來。
他的遠見沒有停留在專業。三十年前他在建築界成就到達頂峰後,他與其他華裔專業人士觀察到當時華裔是少數族裔中的少數,存在著缺乏公眾參與的問題。非裔有馬丁路德金博士領軍爭取權益,但當生活在全美各地的華裔受到屈辱、迫害甚至死傷時,卻無人聞問,甚至施暴者常逍遙法外,華裔陳果仁被誤殺事件就是一例。
貝聿銘與其他華裔專業人士合力成立百人會,數十年來為華裔權益奔走。近年來陳霞芬、郗小星等華裔科學家,接連被誣以將專業機密帶到中國大陸而官司纏身數年,失去工作,無端飽受屈辱,該組織也持續聲援、關注這些案件的進行。
目前華裔在各方面發展如雨後春筍,但由於中美兩國之間的摩擦,使得夾在其中的華裔美籍人士受到更多的調查,類似百人會等相關民間非營利組織的存在,如同貝先生的作品,有其獨特意義及價值,得以流傳。
許多建築界人士認為,貝聿銘在建築設計史上會留名。其實,他推動成立組織在他身後,仍然持續關注華人權益,就不僅止留名,或許更貼近一個族裔所需,甚至是其他族裔也艷羨的經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