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川先生點評。
陳一川先生點評。
嚴復及其譯著《群己權界論》。
嚴復及其譯著《群己權界論》。

本報華盛頓訊

1919年5月4日發生的「五四運動」以及在此前後發生的「新文化運動」,毫無疑問,對一百年來中國歷史發展的走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多年來,兩岸三地及海外有關「五四」的研究著作汗牛充棟。為去蕪存菁,還原歷史的真相,探討「五四」的得失,半杯清茶社精心策劃了兩場講座。

2019年5月11日,半杯清茶社首任社長程崗先生以他多年潛心研究顧維鈞的心得,向聽眾介紹了這位民國第一外交家的外交生涯以及由巴黎和會所引發的「五四運動」,受到聽眾的熱烈歡迎。相關報道參見《尚有一人是男兒:巴黎和會與顧維鈞的外交生涯》。
2019年7月13日,半杯清茶社假波托馬克社區中心舉辦「五四運動」百年紀念的第二次研討會,由半杯資深會員路陽博士主講,吸引了大華府地區50多位專家學者參與。
路陽博士首先回顧了發生在1919年5月4日的事件本身,即所謂「狹義五四」。中國在「巴黎和會」上外交挫敗,是「五四」發生的直接誘因。當外交失敗消息傳回國內後,知識界及政界多人的共識是應當依靠學生力量督促政府拒絕簽約。5月3日晚,北大校長蔡元培面見學生領袖,通報巴黎和會現狀。5月4日,北京大學等13所高校集結了超過3千學生前往天安門遊行。不巧的是,由於當天為星期天,使館不工作,羅家倫等學生代表求見美國公使芮恩施及日本以外其他各國公使未果。這一偶然巧合,導致學生情緒失控,一場計劃中的和平示威遊行因此轉化為暴力事件。學生們火燒了趙家樓曹汝霖公館,毆打駐日公使章宗祥,32名學生因此被捕。此後「五四」的影響波及全國,北京上海天津長沙等城市罷工罷課不絕,更多學生被捕。6月11日,陳獨秀代表北京學界工商界發表《北京市民宣言》,各地學生團體和社會知名人士紛紛通電,抗議政府鎮壓。面對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等相繼被免職,總統徐世昌遞交辭呈。6月12日後,罷工罷課停止。6月28日,巴黎和會的中方代表顧維鈞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為中國保留了最後一點尊嚴。
在「狹義五四」部分,主講人還介紹了代表人物的生平,如學生領袖段錫朋、為遊行舉大旗的傅斯年和起草《北京全體學界通告》以及為「五四運動」命名的羅家倫;「反面」人物如曹汝霖、陸宗輿和章宗祥。他特別提及曹汝霖此後熱心慈善事業,拒絕與日偽政權合作的高尚情操,指出不能以一事而否定其人一生。
廣義的「五四運動」是指「五四新文化運動」,即「反傳統、反孔教、反文言」的思想文化革新、文學革命運動。1915年,陳獨秀在《新青年》發表文章,提倡「民主」與「科學」,也即「德」、「賽」先生。「新文化運動」的發生,有政治、經濟、思想三個方面的背景。政治上,帝國主義加緊侵略,軍閥混戰,內亂不止;經濟上,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力量漸大,要求實行民主政治,發展資本主義的呼聲日高;在思想文化方面,辛亥革命後,西方啟蒙思想進一步傳播,民主共和的思想深入人心。袁世凱為復辟帝制,推行尊孔復古,對抗民主共和觀念。思想文化界希望從文化思想上沖擊舊思想和舊意識,普及共和思想,從而實現真正的共和政體。路陽博士簡要介紹了新文化運動的代表人物如陳獨秀、魯迅、胡適、周作人、李大釗、蔡元培、錢玄同等。他特別提及周作人在新文化運動中的重要作用,不能因人廢言。
「五四運動」對其後發生的戰爭與革命,如國共合作北伐、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土改、大躍進直至文革,究竟產生了哪些影響?囿於諸多因素,主講人未能一一展開。
有趣的是,路陽借助一組三、四十年代上海的人物照片,比較目前大部分國人的形象,認為現代中國人在精神上和上一代比較,已經丟掉了很多東西。而上一代國人精神面貌的高貴典雅恬靜,實際是源自於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統。
對於「五四」得失的分析,路陽博士首先分享了秦暉教授的思考。秦暉教授認為,秦以後的中國統治者,一直採取的是「儒表法里」的策略。因反對袁世凱而打倒孔家店,新文化運動搞錯了鬥爭的主要敵人。中國實現現代化最大的障礙不在儒表(仁義道德),而是在法里(專制統治)。受新文化運動的沖擊,中國既沒有實現西方的自由民主,憲政法制,也沒有保留儒家的仁義道德。
接下來,路陽博士將他對「五四」研究的視角延伸到世界近代史上的其他「革命」,即英國的大憲章(1215年)、光榮革命(1688年)和工業革命(18世紀中葉—19世紀中葉);法國大革命(1789年);以及美國的獨立戰爭(1776年)、制憲和建國。路陽博士通過對這些「革命」的介紹,將「五四」置於世界大歷史的框架下進行比較,是一次極為有益的嘗試。
在介紹英國「革命」時,他特別介紹了已故華人經濟學家,兩次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提名(2002、2003)的楊小凱的理論及貢獻。楊小凱教授認為,英國對人類曆史有三大貢獻,即:王在法下,保護私產和工業革命。
而1789年法國大革命血腥和慘烈的歷史已經證明,任何不受約束和限制的權力,即使是多數人以人民民主和自由平等的崇高名義,仍然可能導致肆無忌憚的專制和空前殘酷的暴政。而這種暴力革命對人性的戕害,可以延續很長時間很多年代,甚至融入民族「血液」。近年來發生的巴黎「黃衫」佔領凱旋門的暴力衝突,隱然可見法國大革命的遺風。
在美國獨立戰爭中,1776年7月4日大陸會議通過了由托馬斯·杰斐遜執筆起草的《獨立宣言》,宣告了美國的誕生,之後制憲成為當務之急。美國開國和制憲先賢們并不認同絕對民主(多數),認為這種樸素的直接民主理論暗藏殺機,直接而廣泛的民主,反而容易導致「多數人的暴政」。經過1787年費城「制憲會議」長時間的討論爭辯逐漸達成共識,最終通過頒布了「憲法」,確立了美利堅合眾國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代議共和」的基本國體。然而開國和制憲先賢們立刻認識到「憲法」的不完備,於1789年通過頒布了「憲法」的10條修正案(統稱「人權法案」),這樣美國逐步形成立法、執法、司法、新聞監督、公民權利的「五權分立與制衡」。
介紹了英法美三大「革命」的成功經驗與慘烈教訓後,路陽指出,人類的歷史表明,變革和革命的發生,是自然現象,革命不會絕跡,但革命可以阻止。為了避免對人類社會傷害極大的暴力革命,權力只能用權力來制衡。也許只有保守主義,才能把處於現代化轉型期中的中國引向長治久安的康莊大道。
路陽博士隨後簡要介紹了保守主義的主要思想家洛克、孟德斯鳩、伯克、托克維爾、阿克頓勛爵、哈耶克,以及他們的基本觀點。
最後,路陽博士介紹,在西方哲學家中,德國學者Karl Jaspers首次將東方哲學納入思想範式的比較研究。他認為中華民族的復興既需要從西方思想家的理論及西方國家的成功經驗中汲取合理成分,更需要繼承民族和東方的優秀文化傳統,其中「儒釋道」在幾千年傳承中的優秀部分應該發揚光大,這是中華民族現代「思想啟蒙」及「文化復興」的重大課題。
演講結束後,聽眾對路陽博士的精彩演講報以熱烈的掌聲。在提問階段,路陽博士回答了聽眾的問題如「五四」的過激行為是否可以避免?「五四」的什麼精神值得發揚?陳一川先生等著名學者也應聽眾要求做了點評。

路陽博士在演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