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華埠一帶的水邊鎮SSA委員楊國珍(右)認為SSA對社區助益大,對區內的商業和治安有正面的影響。
梁敏育攝
北華埠一帶的水邊鎮SSA委員楊國珍(右)認為SSA對社區助益大,對區內的商業和治安有正面的影響。 梁敏育攝
出席SSA聽證會的梅先生提問有關SSA的細節情況。
出席SSA聽證會的梅先生提問有關SSA的細節情況。

7月13日晚在培德中心,特別服務區(SSA)舉行第四次社區聽證會,聽取社區各界的意見。當晚,芝加哥規劃局專員帕緹(Oneida Pate), Place諮詢顧問公司代表巴瑞斯(Kimberly Bares),華商會會長徐佐寰,SSA倡議人譚小平等再度介紹了有關華埠SSA的具體情況。

SSA前後舉行包括了13日共四次的社區說明會,華埠社區業主反應強烈,不滿向業主徵收房地產稅。尤其是在2016年10月27日在市府金融委員會舉行的SSA增稅聽證會,反對方佔大多數,他們向25區區長蘇禮仕反映,蘇禮仕當時提出再舉辦多兩次說明會(即分別在2017年7月6日與7月13日在培德中心舉行),再與社區多溝通。

 

提升唐人街形象
徐佐寰和譚小平均表示,SSA有提升唐人街形象與促進商業發展的潛能。他們也指出,當年永活街的公共垃圾桶,被很多自住戶扔垃圾導致市府街道與衛生局每天要多次清理垃圾筒,最後垃圾筒被市府收走。設立SSA能夠保證穩定的經費來源,提供更為乾淨、安全的消費環境,有助於改善華埠形象,更能保持或增加周邊物業的價值。
13日晚的聽證會中,北華埠的鳳凰豆腐負責人楊國珍聲稱,她居住在芝加哥北區水邊鎮(Edgewater),她的豆腐工廠也設在那裡,她是水邊鎮社區SSA委員會成員之一。她強調SSA能處理好多市政府做不了的公共事務,如冬天鏟雪、聖誕節和中國新年期間在街頭安裝節日的燈飾、在行人走道旁種種美化的花草等。
楊國珍特別提到每年夏天在阿偕商圈一帶的連續5個月的「農夫市場」,其資金皆來自SSA稅收,包括廣告宣傳、清潔、夜間治安等,2016年,在48區區長歐德文的倡議下,阿偕商圈舉辦夏日逢週四晚的「夜市」,當時每一個夜市都吸引6千人到阿偕,今年的人流增加到8千人。楊國珍表示,此不僅促進的該區的商機,由於人流多了,警察巡邏頻密,犯罪率也下降了。楊國珍稱連帶鳳凰豆腐都受到媒體的關注。

 

最後一次SSA聽證會
13日的最後一次SSA聽證會,有多位出席者提出反對的嗆聲。有人問為什麼只講SSA的好處,那麼SSA會帶來什麼反效果?只是對商家有利?沒有給居民帶來好處,居民為什麼要徵稅來分攤費用?
Place諮詢顧問專員巴瑞斯稱,根據調查報告,南華埠SSA區域內共263個物業,只有13個為「民宅型」(residential),每一戶的年費平均為$126;而154個「商業型」(commercial)物業,每一戶的年費平均是$874。此外82個商住型(Mixed Use)的物業,即一樓是商業門面,樓上是住宅,這種混合型物業所交的SSA稅也很低,平均每年只付$343, 一個月也才只有28元。
更有多個上幾次從沒有出席聽證會的居民問: 為什麼只需20%的業主簽名支持,而非是51%的業主簽名才有效?巴瑞斯指出,此完全是依據芝加哥市政府的法令規章處理的。
SSA是不是也有失敗的案例?巴斯瑞說曾經發生過兩區失敗的案例,一是老城的SSA因諮詢委員內訌,另一案例是46區的SSA實施一年之後無特別實際成果,就決定停止推動了。
有人提出讓華商會直接提高會員的會費,當作促進華埠商業的發展經費,但華商會的董事也表示,他們好多的會員並不居住在華埠,而SSA的經費全部用於社區建設方面,只針對華商會的會員收費,恐怕會員也有意見。
十四名諮詢顧委 華商會成員居多。
不少居民質疑為何十四名諮詢顧問委員大部分是華商會的成員?徐佐寰解釋,十四位委員是臨時性質的,一旦SSA成立之後,SSA區內任何一位業主都可以向區長辦公室申請成為SSA委員,SSA委員會負責制定每年徵收的費用、預算案、選擇服務提供商、監督SSA經費執行等。
SSA的相關會議對公眾開放,申請成為委員的先決條件是無拖欠市府任何的款項。
徐佐寰再次強調,南華埠的SSA一旦設立了,華商會的任何一個董事都不能擔任SSA委員,同時避免利益衝突,芝加哥市政府也規定了SSA委員會成員,不能同時任職於其他的社區機構。

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