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珺表示,這些農民工,就像無根的浮萍,兩頭不到岸,哪裡都回不去,加上他們的孩子也沒有戶籍。李睿珺聲稱,他拍這部電影,就是希望喚起社會人士對他們的關注,他相信有了關注就會有改變。
李睿珺指出,中國大城市的建設發展,全靠來自偏遠地區的農民,1978年之後,中國開始大力發展建設城市。農民工就是城市的血液,中國的建設與發展離不開他們。李睿珺期望中國的14億人口,能夠把目光投在2億8000萬的農民工的身上,看到這批群體的精神面貌與實際的生活。
導演也表示,今天面臨的是全球化人口的遷徙,可能每一個人都有離開家的經驗,因此不少觀眾包括了墨西哥人或美國人看了《路過未來》都有感同身受的感觸。

 
中國有60%導演 拍攝賣錢的商業片

 
李睿珺表示,中國有60%的導演都在拍攝賣錢的商業片,拍攝此類寫實的藝術片,是吃力不討好的,而且還有票房的壓力。但李睿珺聲稱他將堅持拍攝社會關注的弱勢群體,以及小人物的溫情的真實的故事。李睿珺關注的是社會民生,平凡人物,他充滿關懷和力量,他抱著一顆對電影的赤子之心,遵從自己,拒絕名利誘惑,通過寫實藝術作品來透過熒幕喚醒社會的關注與改變。對於他的堅持,贏得我們的敬佩。
李睿珺雖然只拍攝過不超過十齣影片,但自2007年獨立執導個人第一部電影《夏至》,獲得第九屆希臘國際獨立電影人電影節最佳影片特別獎,並入圍第37街鹿特丹國際電影節。2010年,執導劇情片《老驢頭》。2012年,憑借執導的鄉村片《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獲得第5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年度青年導演,2014年,自編自導劇情片《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同年,執導的親子公益片《有一天》,該片由9個溫暖勵志的小故事組成,講述了9個弱勢兒童群體追夢的故事,獲得第6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公益影片獎,第9屆美國西雅圖兒童電影節全球聚焦獎。在2017年,自編自導的劇情片由楊子珊,尹昉領銜演出的《路過未來》獲得第70屆坎城(戛納)國際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大獎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