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代表15日在波士頓聯邦法庭外抗議。AACE提供
華人代表15日在波士頓聯邦法庭外抗議。AACE提供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狀告哈佛大學訴訟案,於15日在波士頓聯邦法院開庭。數十位來自亞裔教育聯盟(AACE)矽穀華人協會(SVCA)等團體的華人代表出席了庭審,由於法庭主堂座位有限,很多華人只能到法庭主堂隔壁的房間觀看電視直播。這個案件吸引了全美各地華人的關注。
這個案件由聯邦女法官伯勒斯(Allison Burroughs)主審。控辯雙方分別做開庭陳述。SFFA訴訟團隊第一個做開庭陳述。SFFA指出對哈佛的訴訟不是去評判平權法案(Not trial of AA),而是控告哈佛大學系統性的歧視亞裔學生。SFFA律師採用了兩種方式來分析哈佛的錄取數據:一是哈佛錄取數據的直接歸納結果,二是引用數理統計模型結果。

 
五大因素決定哈佛的錄取

 
學業成績、課外活動、體育專長、個人評分(personal rating)以及綜合考察。SFFA的律師表示,從哈佛錄取檔上看,哈佛對其他四個錄取因素均有詳細的描述定義,唯獨在個人評分上只是幾行模糊的表述,這種模糊定義給了主觀判斷以很大的空間。而正是這個關鍵的錄取因素上亞裔低於所有其他族裔。
SFFA引用了哈佛大學自己的統計模型。這種模型採用計算機邏輯回歸(logistic regression)演算法。將多達6年的歷史數據中數十個與申請者有關的變量放入演算法中找出最具統計意義的變量。模型最終結果顯示「族裔」是一個顯著變量。這個變量中,白人,黑人,西裔的係數是正號,亞裔則是負號,這就意味著如果申請人是白人、黑人、西裔,錄取機會上加分,如果是亞裔,錄取機會減分。
SFFA律師向法院展示的哈佛大學內部檔顯示哈佛模型的結果在管理層公布後,管理層要求該模型的製作者重新做一個「更好」的模型。於是哈佛大學教授建立第二版的模型。但新的模型依然顯現類似的結果:身為亞裔依然是一個減分項。
SFFA律師還指出特招(LRCD: Legacy, Recruited Athlete, Children of Faculty)佔哈佛大學錄取近3成。這部分人群從分析樣本中剝離開。因為分析揭露的是普通招生中歧視亞裔的現象。哈佛大學後面對這種採樣提出異議。
一位出席庭審的華人表示,LRCD 本來就是一種特權,已經遭到很多團體的病詬。他說:「看到幾個哈佛家長會的華人也來法院挺哈佛,頓時明白她們的心思,自己的孩子進了哈佛,就有了LRCD的特權,不想其他華人的孩子來瓜分。」
預計,SFFA對哈佛大學的庭審將持續2-3周,最後由主審法官伯勒斯根據雙方提供的證據作出一審判決,不過無論哪方獲勝,敗訴方都將提起上訴。就在開庭前一天,數千名來自美國各地的亞裔人士在波士頓後灣舉行了大規模集會,抗議哈佛大學在招生中歧視亞裔申請者。

抗議活動的組織者在波士頓後灣的科普利廣場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