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村村長劉承熹(前中)、蔡天新教授(前右四)與參加文化村演講會的嘉賓們合影。
文化村村長劉承熹(前中)、蔡天新教授(前右四)與參加文化村演講會的嘉賓們合影。

本報芝加哥訊

平生問幾何,一生一卷詩。著名數學大師蘇步青,不僅在微積分幾何上做出開創性貢獻,也在詩壇上耕耘七十餘年。數學與詩詞,真的是有不解之緣。浙江大學數學系蔡天新教授,也是一位成果豐碩的詩人。
在細雨綿綿的九月初夜晚,蔡天新教授在芝加哥文化村做「數學與詩歌」講座,讓大芝加哥地區的文化藝術愛好者們,在金秋即將到來之際,一起收穫豐富的文化成果。
數學家哈爾莫斯說,學數學的,就是要走遍世界。生活不止眼前,還有詩和遠方。行萬里路,讀萬卷書,蔡天新教授帶著數學和詩歌,走訪了一百多個國家。數學和詩歌,都屬於勤於觀察,善於思考的人。在各國的自然風光和古代建築中,蔡天新教授觀察到幻方中數位的奇妙組合,思考著五角星裡的黃金分割。
不論我們相距有多遠,只要奮力攀登,在接近高山之巔時,我們就會越走越近。數學與詩歌,看上去是人類文化的兩端,間隔十分遙遠。但蔡天新教授努力在科學文化的高山上攀登,深入研究數學和詩歌,在他的眼裡,數學和詩歌的距離就很近。數學和詩歌,都有幾千年的歷史,又都在不斷推陳出新。數學和詩歌,都十分簡練,但都包含著深奧的人類智慧。數學和詩歌,形式上很自由,但都有各自的邏輯。數學是先假設一套公理系統,再推導一系列定理。在詩歌的開頭,詩人也會做上天入地,縱橫宇宙的豪放假設,然後如黃河之水天上來,一路順勢而下,直到大海,煥然成章。
在將數學與詩歌進行類比的同時,蔡天新教授還將物理學和小說,天文學和戲劇,電腦和散文,化學和報告文學,生物學和雜文對應起來,也不僅是數學和詩歌有聯繫,各類科學,都和藝術有一定的聯繫。這樣就縮短了科學和藝術之間的距離,鼓勵科學界人士和藝術界人士都全面發展。
在文學之外,還有繪畫、音樂、電影等各類藝術。蔡天新教授更進一步地探討了各門數學與各門藝術之間的聯繫。幾何、代數、分析,是三門重要的數學分支。
數學與詩歌,都強調發散思維,都需要開發想像力。蔡天新教授提出的數論上的新華林問題,就是很富有想像力的數學猜想:每個素數,是三個數的和,而三個數的乘積,又是數的三次方。這樣的數學猜想,表述起來,也是很富有詩意。
蔡天新教授講到,傳統詩歌和傳統文化一樣,是智慧的重要來源。著名哲學家梅洛·龐蒂講,沒有表達力的智慧不是智慧。通過寫詩鍛煉表達能力,對科學研究也很有幫助。有著良好表達能力的蔡天新教授,寫出了二十多部數學、文學著作,在科學和藝術上都是碩果累累。
文化村前村長郭進邀請和介紹了蔡天新教授。文化村村長劉承熹在歡迎蔡天新教授的同時,也介紹了芝加哥文化村。科工專副會長王健熱情地提供了場地和小吃。蔡天新教授的「數學與詩歌」講座,令與會者耳目一新,開拓了大家的視野,也拉近了大家與科學和藝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