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房屋局估計,需要400億元來全面修復政府樓。Kholood Eid/紐約時報
市房屋局估計,需要400億元來全面修復政府樓。Kholood Eid/紐約時報

本報訊

住房問題於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是紐約市領袖的痛點,更突顯紐約市成為全球不平等的象徵:隨著多年繁榮發展,豪華公寓樓飆升、公共房屋系統崩潰、可負擔社區消失不見。

據《紐約時報》報道,雖然市長白思豪在其任期內已把解決住房危機列為當務之急,但情況一直未見明顯改善,對於明年接替的下一屆市長來說,危機更可能因大流行而嚴峻起來。
在民主黨市長初選中,所有領先的候選人都同意,住房是對紐約未來產生巨大影響的首要問題,各人也提出解決方案,但大部分內容重疊,例如增加公共房屋撥款等。
前清潔局長加西亞和前華爾街高管麥奎爾已提出計劃,為最貧困紐約人建造數萬個單元;市長前法律顧問威利和奧巴馬總統時期聯邦房屋署長當納文(Shaun Donovan)則提出,為租客提供數億元援助以避免被驅逐。
市主計長斯靜格的目標是私人開發商,呼籲大幅增加大型新住宅建築中的可負擔單元數量;布碌崙區長亞當斯也希望在富裕社區增加可負擔住房比率;而前總統候選人楊安澤及前非牟利組織高管莫拉萊斯則提出把酒店轉變為住房。
事實上,許多計劃也面臨嚴峻的政治和財政障礙,但專家擔心,如果下一任市長仍未能解決危機,可能會危及紐約的文化結構,甚至阻礙經濟復甦。
從目前數字看來,紐約市的情況的確很糟。根據紐約大學弗曼中心的分析,即使在疫情爆發前,紐約市約一半家庭把其收入30%以上用於租金。此外,紐約市房屋局估計,需要400億元來修復市政府樓的屋頂漏水、供暖系統和其他問題。
疫情大流行令不確定因素增加,雖然驅逐禁令正在實施,但目前的租客欠款已經數以億元計;專家擔心一旦禁令解除的話,將可能導致數萬人被房東驅逐,尤其是在非裔及西裔社區,令遊民人數激增。
皇后區傑克遜高地非牟利組織「Chhaya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負責人西查蘭說:「如果我們希望紐約市真正復甦,那就從住房開始,否則只是在過去幾十年來的困局中兜兜轉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