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教育局、亞裔組織及學界的代表共同探討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來自教育局、亞裔組織及學界的代表共同探討特殊高中改革問題。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亞美聯盟21日舉辦的「模範族裔之外:增強我們追求公平之聲」論壇上,主辦方就近日亞裔社區聚焦的特殊高中改革事宜臨時增設研討會,邀請紐約市教育局、亞裔組織代表及學者就這一話題進行探討。亞裔組織代表呼籲市府在制定有關特殊高中的政策時應當同亞裔尤其是抗議者對話,作出真正有助於解決問題的決策。
參與此次研討會的嘉賓有紐約市教育局兒童早教及招生科參謀長里斯(Emmy Liss)、長島大學社會學教授阿里(Syed Ali)以及紐約同源會第一副主席李立民( David Lee )。里斯代表教育局解釋了市長白思豪提出的分3年逐步取消特殊高中考試的過程,她稱50%的特殊高中的學生來自全市21所初中,學生的構成未能完全反映紐約市人口結構及分布。
不過,面對台下眾多亞裔,里斯並沒有緩和態度,她表示,教育局過去幾年在提高學生準備特殊高中考試方面投入了許多資金與人力,「但在全國範圍內,沒有一個城市的高中像這裡僅憑考試錄取學生,也沒有大學這樣招生,所以這讓我們開始反思,是否應該取消特殊高中考試。」她也指出,全市有近百所高中畢業率在90%以上,如何讓家長們知道除特殊高中外還有許多其他選擇也是教育局面臨的挑戰。

「市長是在霸凌我們的社區」

李立民則言詞強硬,「亞裔對於市長十分生氣。市長企圖在11個小時內通過立法。特殊高中事宜關乎亞裔家庭的核心,關乎孩子的教育及未來,市長這麼做對於亞裔不夠尊重,他選擇了一個少數族裔開刀。」李立民表示,亞裔在政治、經濟及社會上都不佔優勢,「他這是在霸凌我們的社區。」李立民也對白思豪提出的未來錄取各校前7%的學生這一招生模式以及包括GPA在內的各種因素在招生中所佔權重提出質疑。他指出,特殊高中考試客觀、透明、簡便,是公開的競爭,「應當為那些準備不足的社區提供更多考試準備方面的資源。市長喜歡短期政績,而不考慮留下長遠遺產。請市府與我們對話,請與那些示威者對話,我們期待來自教育總監的道歉!」
阿里則表示,特殊高中亞裔所佔比例較多的原因之一是很多新移民父母不了解美國的教育系統,「他們聽說了特殊高中是好高中,就覺得應該讓孩子上,所以族裔也會相對集中。」他指出,要解決教育資源的公平分配問題,應當從提升全市高中整體教育質量著手,「像芬蘭,每一所學校都有良好的教育資源,去哪所學校都是一樣的,如果紐約也如此,人們也不會想擠破頭都去特殊高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