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梅在集會上講話。
陳玉梅在集會上講話。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以往每年的父親節,陳玉梅都會帶著一雙兒女跟丈夫游秀清一起去餐館吃飯慶祝。但今年,在剛剛過去的父親節,當6歲的女兒和4歲的兒子問她為什麼不能和爸爸一起慶祝時,陳玉梅心如刀割。「爸爸太忙了,他在外地工作。」她強忍悲傷對孩子們說。但孩子們卻從媽媽憂傷的眼神中猜出了幾分,「他們哭著要爸爸。」陳玉梅說著自己也哽咽起來。她的丈夫游秀清被關進移民監獄已經快一個月了,「他身邊的獄友一個個都被遣返了,他擔心下一個就會是他。」陳玉梅說。

來自華、韓和其他少數族裔社區維權團體的代表和民選官員及代表百餘人18日聚集在曼哈頓下城移民局門前的富利廣場,要求移民執法部門釋放游秀清,讓一家人團聚。「我們會抗爭到底,直到游秀清被釋放。」集會者說。

 

政庇被拒背上遞解令

 

陳玉梅和游秀清分別於2005年和2000年從家鄉福建長樂來到美國,兩人在美國相識,2007年兩人按照家鄉習俗擺酒成婚,2013年正式登記結婚。這時陳玉梅已經是美國公民,而游秀清2002年政治庇護被拒背上了遞解令。
陳玉梅以公民身分為游秀清申請綠卡,得到通知於今年5月23日去移民局面試。那天一家人穿上體面的衣服喜氣洋洋來到移民局,沒想到游秀清當場被ICE執法人員逮捕關進了移民監。
和所有新移民一樣,陳玉梅和游秀清勤勞本分,他們住在法拉盛,她在康州經營指甲店,他在紐約打餐館。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把一雙美國出生的兒女培養成材,6歲的女兒已經開始上鋼琴課和舞蹈課,但這個家庭正在展開的美國夢在游秀清被捕那一刻被擊碎了。
「以前都是爸爸送孩子去鋼琴課和舞蹈課,因為要開半個小時車,現在只好停課。孩子們每天哭,問爸爸去哪兒了。以前每天睡覺時,爸爸都會牽著他們的手給他們講故事,現在女兒晚上睡覺老是說害怕。」陳玉梅說。
被關在新州移民監的游秀清打電話給太太時也時常落淚,「他隨身帶著護照,看到獄友一個個被遣返,擔心他會再也見不到孩子了。」陳玉梅說。而她自己,「我壓力很大,又要照顧指甲店,又要照顧孩子,還不知道一家人將來命運如何。」陳玉梅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游秀清的代表律師潘綺玲說,她從業27年首次遇到與公民結婚的綠卡申請人面試時被捕的事,「以前即使有遞解令,只要與公民結婚都能順利面試過關。」她說。她說已經向移民局、上訴局、ICE和聯邦法院提交了四種不同的申請,為游秀清申請政庇重新開案和暫緩遣返,但目前沒有任何回音。

 

民代譴責殘暴移民政策

 

昨日的集會是亞美聯盟召集,參加者除了華策會、亞平會、華埠反暴力聯盟、麥迪臣社區中心等華裔組織代表外,還包括韓裔民權中心、穆斯林權益機構等眾多組織,紐約州聯邦參議員陸天娜、國會眾議員孟昭文、維樂貴絲、州眾議員牛毓琳、奧迪茲、市主計長斯靜格、市議長莊遜等民選官員均派員到場或發出聲明譴責特朗普政府導致骨肉分離的殘暴移民政策。
「這是我們的國家,不可以讓政府把我們的家庭分開。」市議員陳倩雯說。「這種做法殘暴,不合規矩,簡直就是犯罪。」韓裔民權中心總監John Park說。「以後不再是亞裔為亞裔爭取權益,拉丁裔為拉丁裔爭取權益,這樣的事情把我們大家凝聚在了一起。」穆斯林維權鬥士Linda Sarsour說。
身材瘦小的陳玉梅跟著眾人一起吶喊「釋放游先生」,眾人散去後,她坐在路邊的一張長椅上,哭倒在亞美聯盟總監姚久安的肩頭。

 

陳玉梅哭倒在姚久安肩頭。

 

陳玉梅手拿全家福神情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