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實習記者余郭苒紐約報道

 

「兩個月前,我向白思豪提起過有關特殊高中的話題,那時他從來沒說將進行特殊高中選拔制度改革,並且告訴我,關於這個問題請和他的總參謀長聯繫。我留下了名片,但是沒人聯繫我,之後什麼信息也沒透露,直到現在投票結果已經產生。」紐約州參議員史塔文斯基8日在集會後表示,整件事缺乏有效溝通和透明度,她十分不解。
作為紐約市市長,在明年「市長掌控教育」過期之前,白思豪仍掌握著市內學校的生殺大權。史塔文斯基表示,從法律程序上說,白思豪其實不需要舉行社區公聽,但是這樣一個影響巨大的決策在短時間內草率完成,無疑會引起民眾反彈,而前日投票結果出來後,各方反饋也應證了這一觀點——努力想進入特殊高中的學生家長,以及在讀學生家長均質疑該法案能否真正實現多元化推進,以及對憑真本事進入特殊高中的孩子們是否公平。
史塔文斯基說,她在日前一個教工會上見到初來任命的教育學監卡蘭扎,他完全沒有提及改革法案。市長在周五晚上十時提出建議,次日早上她才收到市長助理電話知道此事。
史塔文斯基說,影響這麼多人的法案如此草率處理,也不透明,她不明白這麼一個公平選擇優秀學生的方法為什麼不能繼續下去,並表示她將竭盡所能推動公聽會的召開,聆聽民眾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