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蔣韜、張彥、白思卉。
左起:蔣韜、張彥、白思卉。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曾獲普利策獎的作家張彥(Ian Johnson)和新州羅特格斯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蔣韜7日來到曼哈頓下城華美協進社,在《洛杉磯時報》前駐北京記者站站長白思卉(Barbara Demick)的主持下就中國當前的宗教信仰回歸展開對話,他們認為中國政府目前對傳統宗教信仰的包容度有明顯提高,使宗教在中國呈現回歸趨勢。而宗教也對幫助維繫人們的道德水準和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係起到了一定作用。

蔣韜是宗教系副教授,也有關於佛教的研究專著。他說「宗教」的概念來自日本文化,但如何界定宗教在中國一直是引起討論的問題,特別是儒教算不算宗教一直沒有定論。儒教在中國歷史上經歷了大起大落的曲折,五四運動時期儒教就已經開始受到攻擊,到毛時期更是被批判的對象,如今中國進入重新尋找自我的時期,儒教再次興盛。

 

進入重新尋找自我的時期
白思卉提到幾年前在中國引起強烈反響的一起孩子在馬路被撞路人置之不理的事件,蔣韜說,如何看待中國人的道德水準是個複雜的問題,中國雖然有令人寒心的事件,也有像2008四川地震期間25萬志願者自覺自費前去賑災的感人場面。但他說,傳統社會關係的解體使人們可以去追求個人自由,但卻有了深層有意義的人際關係,人們現在比以前聯繫更緊密,卻又更孤立和孤獨。加上中國人習慣尊崇道德楷模,但他們已經不再相信像雷鋒這樣被政府一手打造出來的道德偶像,而貪腐的猖獗,又使人們很難再找到道德楷模去追隨,心理建設就出現真空。
張彥剛剛出版了新書《中國靈魂:毛之後的宗教回歸》,他說當今中國只要不反政治體制人們獲得空前自由,但人們卻覺得迷失,每次出現「摔倒沒人扶」的事件,網上總是會炒得沸沸揚揚,這其實也反應信仰的缺失。之前中國人與人之間傳統的緊密社區已經不復存在,人們在自己的關係網裡關係親密像一家人,但對關係網之外的人漠不關心,有時連同情心都缺失。很多中國人認為中國社會已經變得很冷酷,中國政府也希望用包括儒教在內的傳統文化價值觀重建信仰體系。

 

這些寺廟相當於孔子學院
他說,現在在中國寺廟明顯增多,這些寺廟相當於孔子學院,不僅具有宗教功能,還提供傳統文化課程,很多非宗教人士都會去寺廟做義工。特別是很多富有的企業家對宗教也產生了濃厚興趣,特別是藏傳佛教在富裕階層更是流行。張彥說,這其中有部分原因是為了炫耀自己的經濟地位,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經常飛到西藏去參佛。但也是因為中國富有階層對未來感到緊張,很多人是在誠心誠意的尋找答案。但張彥也指出,中國對佛道等傳統宗教比基督教天主教寬容得多。宗教讓陌路的人更加親近,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傳統社會關係塌陷帶來的危機,但宗教不一定能創造道德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