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華人出來參加示威,反對取消考試。
不少華人出來參加示威,反對取消考試。
示威者認為,特殊高中配額制根本就是種族歧視。
示威者認為,特殊高中配額制根本就是種族歧視。

本報紐約記者周靜然特稿

教育是改變命運的階梯,這是無數華人家庭在美國窮不過三代的軌跡,對於在本土沒有甚麼强大基礎的華人而言,良好教育是擁有美國夢的重要關鍵。

大部份的華裔移民都是在追求美好生活而選擇與自己家鄉連根拔起。植根美國,其中更重要是為下一代受良好教育,幾乎所有第一代移民的父母都為自己子女受良好教育付上千斤重擔壓肩頭的代價,子女能入讀特殊高中,不單是他們披荊斬棘過關斬將的結果,背後有著家長以血淚為代價犠牲個人種種作為後盾支持,這些相信每個有特殊高中子女的家庭都可以講出自己可歌可泣的故事。

從孩童開始,幾乎每個華人家庭的周末都是大同小異,讓子女學樂器、唱歌、跳舞、上中文學校,習武游泳,更重要是上補習班,家長在工作了五天後仍在周末疲於奔命,但為了在移民國度裡贏在起跑線的觀念上,不少家長都在做長工時的工作,把賺取到的錢,投資在子女的教育上。當別的族裔在吃喝玩樂時,華人家庭總是在個人崗位不停工作,是這位市長視而不見,還是選擇不願意看見。

我們華人家庭孩子的童年特別短暫,從小四開始預備州考入優秀的初中,很多孩子就投進了額外補習的生活,打開中文報章,補習學校如雨後春筍琳琅滿目滿目,這些補習學校學費驚人咋舌,但是不少成功的補習學校以優厚金錢聘用特殊高中的老師,以及特殊高中的學生作助教,協助學生學習一些比公校課程提前半年的課程,即是說,當孩子在學校學習5年級課程時,補習學校已經教5年級下學期的課程,這說明了為什麼華裔學生成績優異的其中原因,也令家長硬著頭皮咬緊牙關地送上昂貴的學費。這些該是那些選擇在酒吧娛樂的外裔家庭難以理解的吧。

市長說,以一次性的考試來決定入特殊高中的標準十分不公平,無錯,考試是一次,但為那次考試之前的準備功夫卻是時間與金錢巨大付出。就如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那些競技上的決賽者,比賽佔的時間不足數分鐘,但已付出那些勝利者日以繼夜的練習、日積月累的經驗來換取金牌。是市長對特殊高中考試理解不足,還是有其他政治因素,來打壓這群順應制度熬出頭的移民學生。

前市長彭博由於有公司在亞洲國家,他的世界觀比現任市長白思豪遼闊得多,當他見到亞洲學生的數理工科成績遠比美國學生優秀,發現源頭來自寛鬆的升級制度,為了提高紐約學生在國際的競爭力,他大膽地提出「取消自動升級制」,達不到升級標準的學生必須留級重讀,當時那些成績不佳的黑裔西裔家長批評彭博妄顧他們子女的自尊心及心理,可是學生整體成績則上升了。

白思豪用配額方法增加非裔及西裔入讀特殊高中的比率,來印證他參選市長時强調的「消除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y),但是在他眼中,少數族裔好像不包括亞裔,試問白思豪過千職位的行政幕僚員工上,就只有一個青年局長商自來,以紐約市的人口比例,他委任的華人也與人口强烈不成比例,為什麼他容許這個現象維持了6年而全無改善? 在雙城記故事上,貧富差異造成不少社會上的悲歌,這位市長眼中,連特殊高中都以配額解決族裔分配,其實是對天才學生的一種打擊,也是對付上巨大代價的華人家庭扯後腿。

是時候,亞裔共同站起來,向立案州議員Charles Barron及和應的市長白思豪,大力齊聲發出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