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模特兒是赤身露體,畫家們也要一絲不掛。
除了模特兒是赤身露體,畫家們也要一絲不掛。

曼哈頓這個小小的藝術工作室,一個周六下午就來了10多人,他們都是一個人體繪畫小組的參與者。但這個活動跟普通的人體繪畫班並不一樣,因為所有參加者,無論是模特兒或畫家都要赤身露體。

「傳統的人體繪畫,只有受薪的模特兒是赤裸的,但我們這裏,畫家們都要裸體。」舉辦這個活動的Shungaboy也是一絲不掛地接受記者的訪問。他表示,畫家穿著衣服有如著上了一層保護罩,這也是他們的安全感,但當所有人都赤裸時,畫家與模特兒就「處於平等的地位。」

 

一絲不掛互任模特兒
這個繪畫小組的參加者,入門口後第一件事,就是到更衣間「變身」,再以「真面目」見人。參與者全都是男性,似乎都當裸體是正常不過的一回事,大家有講有笑,氣氛並沒有一點尷尬,而記者就變成場內唯一有穿衣的人。
除了活動期間要赤身露體,另一個跟普通人體繪畫活動不同之處,就是參與者的身分不單只是畫家,他們亦會輪流擔任模特兒,成為大家繪畫的對象,每十分鐘轉一次人。Shungaboy說,現今社會不少人或許很在意自己的身材,認為自己過重,身型不夠標青。「無人會認為自己能成為模特兒。」他說,「但在我們這裡,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模特兒,只要你願意。」
41歲非裔的LaMond是第一次參與這類人體繪畫活動,當天更成為其中一個模特兒,對著其他參與者,赤條條地在台上擺出姿勢。他說,自己以往很害羞,亦對自己的身體感到沒有安全感,不過當他到了35歲時,就決定要克服這種心理障礙,豁出去做回自己。他更開始對裸體主義產生興趣。「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突破。」

 

參與者多是男同志
來參與活動的人,高矮肥瘦,甚麼身型都有,Shungaboy說,「不論斷人」是這個小組的核心價值。「你的體重並不重要,身材是否標青亦不重要,甚至性器官大小也不重要。我們認為,你真實的身型比近乎完美的身材更加性感。我們會接受原本的你。」
Shungaboy又表示,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是男同志,不少人亦面對著個人成長及性取向問題,但他指出,這個繪畫班不會討論性向,亦不是以同性戀者作定位,任何性向的人都會歡迎。
小組成員來自不同年齡層,有年輕人亦有花白長者,當日參與活動的10多人,則以中年人為多。「我們歡迎18至80歲以上的人參與。」Shungaboy認為,社會充斥著對年齡的歧視,所以他亦希望透過活動與這種風氣抗衡。

 

歡迎年輕人參加
雖然參與者都是毫無保留地光著身子,但不代表這個繪畫班沒有任何界線。簡介中就約法三章,強調有關活動並非「性愛派對」,因此不容許成員在活動進行時發生性行為。Shungboy說,成員當模特兒時,可以擺出性愛誘人姿勢,但應事先與對手溝通清楚,任何時候都可以說不。「我知道有一些群組的活動會變成性愛派對,對一些人來說可能是好事,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希望變成這樣,所以我不會容許活動期間有性行為,我希望參與者都將注意力集中在繪畫上。」他又認為,一些以裸體主義為題的社交派對,可能容易令參與者感到尷尬,但如果大家都專注在創意藝術上,就不會有這個問題。「這條界線不容易畫,但這個繪畫班能長久繼續下去,我就要將焦點放回藝術上。」
Shungaboy在2014年12月在網上成立裸體繪畫群組,到2015年1月正式舉辦第一次活動,起初是每個月舉辦一次,到現在已增至每星期舉辦兩至三次。會員數目由開初的10幾人,到現在有600多人。「我可以很驕傲地說,當中四成人都有親身參與過我們的活動。」這些聚會每次收費是15至20元,或許為了吸引年輕人參加,18至29歲的畫家入場費則只是5至10元。
現時活動只容許男士參加,但Shungaboy指,今年五月,他會在洛杉磯舉辦一個男女都可以參加的同類活動,最終他希望能舉辦歡迎任何性別參與的裸體繪畫小組。

本報記者周文泰紐約報道

參與繪畫活動的人都是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