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華人挺特朗普。     資料圖片
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華人挺特朗普。 資料圖片

隨著特朗普總統與國會間就DACA夢想青少年命運的討論進入白熱化階段,亞美聯盟總監姚久安心情變得複雜起來,她既為夢想青少年問題可能得到解決而高興,又因總統被指將一些國家成為「屎坑國家」、把家庭移民稱為「鏈條移民」而憤怒,除此之外她更陷入深深的憂慮之中。

「談判一定會有妥協,我真的很擔心亞裔移民最關心的家庭團聚綠卡這次將被作為交換籌碼而犧牲掉。」姚久安說。作為九歲時通過姨媽的申請拿到家庭團聚綠卡隨家人來到美國的移民,姚久安深知家庭團聚在亞裔文化中的重要地位。「現在每個亞裔移民都應當行動起來,致電國會議員,要求他們不要取消整個亞裔社區賴以維繫的家庭團聚綠卡。」她說。

 

華人特粉有增無減
但並不是每個亞裔移民都會參加到行動中來,而那些亞裔特粉(特朗普粉絲)更是可能完全不為所動。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華人特粉們對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給予了極大的支持。根據亞美法律援助處的一份調查,亞裔選民中有17%在去年大選中把票投給了特朗普,而這一比例在華裔選民中有24%,雖然仍然不敵希拉莉在華裔選民中73%的得票率,但特粉們對自己選出的總統表現出的高度信任和忠誠卻令人刮目相看,即使當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有可能影響到亞裔社區的利益時也毫不動搖。
「現在的移民政策,我們這些特朗普支持者的利益也可能受到損害,但這些政策對這個國家是有利的。」紐約挺特大將、龍創國際諮詢公司創始人樓新躍說。1993年作為國際留學生來到美國的樓新躍在總統大選期間就是活躍的挺特派,2016年10月,他和一百多位紐約特粉捐款租了架小飛機,拉著「華人支持特朗普」的條幅在曼哈頓上空飛了四個小時。他說從那時至今,華人挺特的人數只多不少。他主持的微信群「特朗普總統後援會」現在人數已經超過500。

 

國家利益有限
「競選期間,我們都被美國的政治正確氛圍搞得窒息,特朗普反政治正確的態度令我們精神振奮。而現在他已經入主白宮,我們當然更要支持他,只有積極參與才能讓別人聽到我們的聲音。」樓新躍說。
樓新躍並不同意特朗普所有的移民政策,作為通過H1B過渡成為美國公民的移民,他尤其不同意縮緊留學生得以在美國工作的H1B工作簽證,而且他自己的兄弟姐妹也仍然在中國。但他堅信特朗普在移民問題上所採取的行動是必要的。「H1B申請過程中確實有很多欺騙亂象,而家庭團聚移民很多並沒有一技之長,來了就要拿福利成為國家的負擔。現在,所有其他發達國家的移民政策都是按技能計分的體系,為什麼美國就必須要向所有人敞開大門呢?這個國家的國債已經接近20兆億美元了。」他說。
樓新躍說,很多跟他同年來美國的朋友都已經把家人接來了身邊,並不是每個人都去領取福利,但樓新躍說:「沒有政策是完美的,兩害相權取其輕,就算我們特粉的個人利益可能受損,我們還是支持特朗普。」

 

為什麼美國要敞開大門
在華埠勿街擺攤買草編工藝品的于少華對此表示認同。「特朗普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只不過是在執行以前已經存在的移民法,這些法律早就有了,但之前人們都視而不見。」
他說。于少華1999年通過婚姻綠卡來美,他的兄弟姐妹仍在中國。他說:「美國以前一直對非法移民比對合法移民好。那些難民他們拿到的保護身分本來就是臨時的,誰說美國必須要留他們一輩子了?」至於家庭團聚移民,「這些移民很多沒有技能,本身又不是身強力壯,為什麼美國要接納他們?」于少華說,作為不諳英語的移民,他發現美國的歧視問題的確存在,就在兩個月前,他踩單車去朋友家明明沒犯什麼大錯還被警察開了兩張罰單,他認為如果自己是白人這兩張罰單就不會有。「但這是個別警察執法的問題,跟特朗普上台沒有關係。」他說。
在時報廣場擺攤賣圖片的白蕾說的更為直接:「我是長春來的,如果你告訴我長春必須開放門戶廣納移民,我肯定不同意。」她說。剛剛拿到婚姻綠卡不久的白蕾說:「我可能對這個國家沒有貢獻太多,但我也沒拿過福利,我特別不能容忍那些一來就拿福利的人。」
特粉們的堅決態度讓移民維權界人士感到很無奈。「很多支持特朗普的華人都是小商家,他們覺得他的政策對商業好,但作為華人,我們對家庭的概念與其他美國人不同,家庭對於我們就是一大家子幾代人都團團圓圓在一起,這並沒有改變,小商家也一樣會認同。如果他們沒意識到一點,他們需要被提醒。」華人進步會總監李寶霞說。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