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威賢(中)與自己各族裔的學生合影。
郭威賢(中)與自己各族裔的學生合影。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疫情以來,紐約市多地發生針對亞裔的仇恨暴力及相關事件,出門在外的人身安全成為許多華人擔憂的首要問題。實用詠春始創人溫鑑良入室弟子的武學教育家郭威賢(William Wai-Yin Kwok) 因此受邀參與多個網絡講座,介紹有關自衛方面的知識和技巧。但他在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心理自衛」可能比注重肢體上的自我保護更重要。

郭威賢說,在許多華人討論反亞裔問題時,往往可能走入「敵我矛盾」的死胡同,「很多華人在討論反亞裔事件時,總感覺自己被欺負,對白人和非裔不滿意。這個問題其實不是華人對抗其他族裔的問題,而是所有人共同對抗種族歧視的問題。」他表示,面對反亞裔仇恨,自衛不一定是靠學習功夫或格鬥技巧來保護自己,而是要在心理上加強建設,摒除「自我歧視、自我限制」,提高自我意識。
郭威賢指出,斯坦福大學曾經就做過有關刻板印象如何影響人的研究,華人如果抱有自己總是受害者的心態,會陷入「自我歧視和限制」的陷阱,「當你看其他族裔不順眼時,他們也會感受到你的不滿或害怕,反過來可能對你也不友善。我的學生中各個族裔的人都有,他們在相互了解後,彼此都很友好。」他也指出,哈佛大學曾做過有關歧視的研究,研究顯示,動物(包括人)天生具有排他性,「歧視」事實上是一件會自然發生的事情,要改變歧視和刻板印象有賴於後天教育,才能使人們脫離動物性。
郭威賢說,「也許我的話觀點聽起來有些『政治不正確』,但我想說的是,社會上的歧視很難改變,但至少我們自己可以通過言行,努力改變他人的看法。比如一些華人在地鐵上很大聲地打開揚聲器講電話或聽音樂,一方面不禮貌,另一方面也容易引起不懷好意的人的注意。雖然說這是個人自由,但我們可以從自身出發,做些什麼來盡量減少自己成為目標的可能性。日久見人心,當社會長期看到華人所做的貢獻,就會慢慢對華人乃至亞裔改觀。」
郭威賢說,他很擔心疫情期間有的人認為學了一兩招自衛術就有信心對抗襲擊者或騷擾者,「這反而會有置自己於險境的反效果,更好地方式是通過練武提升自信與自我意識。」他表示,遇到來意不善的人時,人們應當做到「A(Awareness,意識)、B(Boundary,界線)、C(Counter,應對)」。他以搭乘地鐵為例,不要低頭盯著手機,留意周圍是否有異常,在意識上提高警惕。當看到有不善的人靠近自己時,要立刻通過避讓或移動等方式與其保持距離,設置與對方的界線。如果對方進一步接近,則可以通過口頭警告等方式做出反應,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做出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