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在奧本尼工作的女性,均透露職場性騷擾風氣盛行。Christopher Lee/紐約時報
不少在奧本尼工作的女性,均透露職場性騷擾風氣盛行。Christopher Lee/紐約時報

本報訊

根據不同指控者透露,其實早於州長柯謨之前,奧本尼已經一直存在性騷擾的壞風氣。
《紐約時報》採訪了30多名在奧本尼工作的男女,當中包括助手、說客、政府官員和民選領袖等,也表示奧本尼普遍存在一種掠奪性和厭惡女性主義的文化。
有人說,在過去的十年中,州長及其高級助手通過在州長辦公室中常見的欺凌行為,以及針對兩黨成員的激進政治手段,使奧本尼內的的恐嚇問題成為常態。
州參議員比亞吉(Alessandra Biaggi)說,「這是一個由非常聰明人組成的社區,他們把這種虐待行為視為普遍,並接受這種行為是正常,對此不採取任何行動。」
在採訪的幾位女性中,也描述了議員或州官員不必要的行動,例如觸摸身體或試圖親吻等行為,而帶有性別歧視的評論尤為普遍,但有關行為已被視作平常,肇事者也沒有遭到懲處。
多位女受訪者表示,她們擔心如果報告事件後,更會招惹排斥或報復。
一位女說客說:「女說客如果穿高跟鞋和裙子的話,會更容易跟州議員們交談。」她表示,已習慣了對方對她的腿部品評。
亦有部分女性說,為了避免危險,她們晚上7時後不開會、不會在奧本尼停留超過一天,甚至即使在辦公室內也不會單獨與某些議員會面。
州參議員薩拉扎表示,她曾試過被另一位較資深的共和黨參議員點評說像「邦女郎」,而且對方也會毫無顧忌瞪著其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