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區檢察官辦公室仇恨犯案組主管律師Michael Brovner把犯罪事件及仇恨犯罪作法律上的闡釋。
皇后區檢察官辦公室仇恨犯案組主管律師Michael Brovner把犯罪事件及仇恨犯罪作法律上的闡釋。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針對亞裔仇恨犯罪個案近日急遽上升,警方不斷鼓勵受害者報案,但往往經調查後卻不以仇恨犯罪起訴,令許多人感到挫敗和疑惑,日前皇后區檢察官辦公室仇恨犯案組(Hate Crime Bureau)主管律師布雲尼(Michael Brovner)把犯罪事件及仇恨犯罪作法律上的闡釋,本報記者作出整理以問答方式刋出,讓讀者進一步明白以仇恨犯罪起訴的原則。

問:仇恨犯罪的定義?
答:受害者若信奉某宗教、從宗教廟宇走出或以非英語講電話,而遭受成為攻擊對象。受害者不能改變的因素如種族、姓別、膚色、宗教受到傷害,這些傷害不單在於個人,也會推延至受害者族裔的社區甚至整個社會。仇恨犯罪通常涉及肉身攻擊及心理上的傷害。
問:仇恨犯罪會擴大嗎?
答:會,仇恨犯罪通常出現羊群效應和有樣學樣(copycat)的現象。
問:紐約亞裔仇恨犯罪的現況?
答:因為有人說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因此亞裔在過去一年成為被攻擊的對象,除了飽受粗言穢語外,也有被襲擊的個案。
問:普通犯罪及仇恨犯罪判案有甚麼不同?
答:若受害被打以三級襲擊罪起訴,坐牢是一年。若以仇恨犯罪以三級襲擊罪起訴,則會判坐牢超過一年。整體而言,仇恨犯罪的判刑比普通犯罪為高。
問:如何界定仇恨犯罪?
答:如果有人大聲駡你,滾回你的國家而沒有行動,那不是仇恨犯罪。但若大聲駡你,叫你滾回你的國家,然後打你踢你,這種仇恨言論加上肢體接觸就是仇恨犯罪。
問:仇恨犯罪面對的挑戰是甚麼?
答:是「動機」(motive)。嫌犯必須有仇恨動機再加上行動才能控以仇恨犯罪,如帶有種族歧視的粗言穢語,或是嫌犯自我認罪,或是嫌犯有仇恨言論的歷史,或是他身體上的紋身、塗鴉、臉書上的言論來判斷其仇恨的動機。有時警方和檢察官找心理專家來界定作案者的動機。
問:為甚麼受害者要報案?
答:因為只有報案才把這些嫌犯控訴,才制止羊群效應,所以市警設立了仇恨犯罪專組來解決問題,現在除市警外,各區檢察官辦公室都設有類似小組或移民小組來協助因為語言阻礙不敢報案的人。亞裔通常除了語言,還有對執法單位不信任,甚至因為無身份怕被譴返,其實這都是不必要的,有時因為犯罪的案件而令受害者可以申請U簽證留在美國。
問:若有人駡「滾回你的國家」、「你不屬於這裡」而沒有進一步行動,受害者應報案嗎?
答:除了謾駡加上行動才能以仇恨犯意報案,若單被謾駡,我認為還是找警察至上,以普通滋擾來處理。因為一個人指著你大駡,很容易因為精神病或情緒會作進一步行動,而警方或人權局按著那人的歷史,或過去言論來找出是否定為仇恨犯罪。
問:若是有人沒有任何言語,突然向你吐口水,這是仇恨犯罪嗎?
答:向你吐口水而沒有任何言論是以滋擾罪起訴,若向你吐口水而加上粗口大駡,以仇恨犯罪起訴,因為已經加上了身體接觸。若可以,那些口水可給警方做DNA為仇恨犯罪的物證。
問:現在亞裔老人、婦女無故被推被踢,被襲擊,但不一定有語言衝突,應如何處理?
答:我鼓勵報案,只有報案,才可調查作案者的歷史或背景,警方或檢方才可以普通襲擊罪或是仇恨犯罪來判案。
問:因為新冠疫情,亞裔才突然多了被攻擊的現象,警方可否把這一切事件以仇恨犯罪來定案?
答:不可以,因為不想一些受害者為了報仇,把一些普通襲擊案誇大說成仇恨犯罪案,這樣一來是說謊,二來影響法官判案,若硬把普通犯罪說成仇恨犯罪,妨礙了法官及陪審團的判斷,最終把真正仇恨犯案者沒有被罰而繼續上街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