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紐約同源會和紐約華裔家長陳軼芳30日與多家機構一起向美國最高法院提交陳述書,支持學生公平招生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就哈佛大學在招生過程中歧視亞裔提起的訴訟。同源會會長黃友興說,以當下的歧視來修正過去的歧視並非消除歧視的正確方法。

廣受華人關注的哈佛招生案之前由低一級法庭判定哈佛方贏,但原告方學生公平招生組織2月已經提交動議,要求美國最高法院對此案進行重申。
昨日這份由同源會、華人家長和太平洋法律基金會、平等機會中心、理性基金會、個人權利基金會、弗吉尼亞州名校TJ高中聯盟等一起提交的陳述書,對學生公平招生組織的要求表示支持。
紐約同源會在昨日就此發出的聲明中說,不可否認的是,哈佛和其他精英大學在招生時的種族因素對亞裔不利。哈佛在之前的法庭庭辯中為自己辯護,承認招生確實考慮了種族因素,但只有一點點,哈佛援引了格魯特訴博林格案(Grutter v. Bollinger)的判決,稱這種程度微小的種族因素考慮是允許的。
但這也使哈佛承認了其犯下了種族歧視。哈佛在招生中以刻板的群體定性,來證明拒絕亞裔學生申請的合理性,比如亞裔被過度代表、亞裔學生缺乏一些特定素質等。
黃友興說,批評種族主義(CRT)理論家肯迪(Ibram X. Kendi)曾說,種族歧視的唯一補救辦法是反種族歧視,過去的歧視的唯一補救辦法是現在的歧視,這是大錯特錯的,這兩者都必將使種族歧視永久化並加劇。正如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所寫,停止基於種族的歧視的唯一正確方法是停止基於種族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