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澤強手上臉上部分皮膚脫落。
陳澤強手上臉上部分皮膚脫落。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一名華人司機一周前從紐約開車到上州雪城送貨時疑遇到襲擊,暈在停車場室外數小時,送到醫院時生命垂危。雖然細節尚未確知,在當前反亞裔仇恨犯罪高漲的背景下,事件令當地華人人人自危。事發附近中餐館老闆表示,在此經營幾十年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現在晚上下班回家手裡都隨手拿著棍棒以防萬一。
55歲的陳澤強來自廣東,已經做卡車司機近三十年。3月1日他幫雇主愛新鮮超市集團送貨到雪城,當晚將車停在雪城大學附近一家戶外停車場,在車裡休息,卻遭遇不測。第二天凌晨,巡邏警察發現陳澤強倒在停車場裡。根據警方的報告,陳澤強被發現時臉向下倒在車前,車的引擎處於啟動狀態,陳澤強一動不動,也不能講話,只是用眼睛開著警察,不時眨一下眼。車內顯示盤、油箱和前輪邊上均有血跡。一件藍色外衣和一串鑰匙散落在駕駛側車門外的地上。救護人員趕到現場時陳澤強的體溫只有92度(人體正常體溫為98.6度),他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醫生告訴警員因為顱腔內的損傷,陳澤強被列為「生命垂危」狀態。
案發停車場附近中餐館「香港外賣」老闆楊中說,當天早上六點多他接到垃圾公司的電話說店門前被封,很多警察,沒法收垃圾。楊中當即趕到店裡,發現警方已經封鎖了現場。他說,陳澤強為這片地區送貨多年,之前就與他認識。前一天晚上,他看到陳將車停在停車場,並對他說因為怕住酒店感染病毒,打算在車裡過夜。楊中當晚10點40打烊離開時,陳澤強還安然無恙。楊中說,當天晚上雪城地區溫度極低,料是陳澤強凌晨遇襲暈倒,之後被留在停車場,如果再晚一點被發現,可能會有凍死的危險。楊中幫忙聯繫到了陳澤強紐約的家人。
剛在史丹頓買房子
楊中說,警方已經取走了他店裡的錄像,但目前警方沒有告訴他們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他說該區人口結構多元,治安屬於中等,自己在當地開店開店30多年,曾經見過客人在店裡吵架,也有偷竊現象,但幾乎致命的襲擊事件從來沒有發生過。這起事件之後,雪城當地華人社區人人自危,在當地華人微信群中,人們在討論歧視攻擊、仇恨犯罪的可能。楊中說,他現在晚上下班手裡都會「抄個家伙」以防萬一。
陳澤強的太太陳紹玲說,她在華埠的指甲店工作,2日早上正在上班的路上就接到電話說先生出了事,立即和先生的哥哥一起趕往雪城。陳澤強一直昏迷直到昨日才醒過來,但仍然住在重症監護室,時醒時睡不能講話。她說,陳澤強跑這條線路已經幾十年從沒出過問題。她說,先生樂於助人工作勤懇,朋友也很多,但他從不惹是生非,不可能跟人衝突。陳紹玲說,當地媒體對陳澤強的事沒有任何報道,警局在她前去所要報告時竟然要她找當事人簽字授權,而醫院在陳澤強住院兩天後就來催討帳單,這一切都令她心寒。「他是個華人,可他也是一條命啊。」陳紹玲說。
陳紹玲說,家裡兩個月前剛剛在史丹頓島買了房子,還沒入住,欠著三十多萬房貸。她的指甲店疫情期間生意大減幾乎關門,14歲的小兒子現在一個人留在家裡,而她自己為照顧先生住進了雪城的酒店。「如果我在酒店或醫院感染了新冠,我兒子怎麼辦啊。」陳紹玲說著就哭了起來。
愛新鮮超市集團老闆鄧龍說,陳澤強已經在該公司工作20多年,人很老實從來不惹事。公司對去外地送貨的員工提供住宿補貼,但員工為了省錢或擔心感染病毒在車裡過夜的情況也時有發生。他說,現在公司已經派了專人跟進這起事件,也準備為家屬提供一定的住宿報銷。
雪城警局的值班警員拒絕透露案件相關信息,並稱警局公共關係發言人周末不上班。\

陳澤強仍然住在重症監護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