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福德當時承認,是難以與柯謨合作而選擇離開。Chang W. Lee/紐約時報
拜福德當時承認,是難以與柯謨合作而選擇離開。Chang W. Lee/紐約時報

本報訊

「反柯謨聯盟」的種子,原來早於去年初已經播下。
《紐約郵報》翻出州長柯謨的舊賬,稱去年1月23日大都會捷運局(MTA)的高人氣領袖拜福德(Andy Byford)請辭後,柯謨在8天內收到大約225封憤怒不滿的電郵和信件。
其中一封信中寫道,「我把拜福德的離任歸咎於你的短視及自我,地鐵系統正取得進展,而你總是要控制及邀功。」當時在拜福德的領導下,地鐵準點率達到了6年來最高水平,他還啟動了目前仍在推行的大都會捷運局現代化計劃。
另一封信大罵柯謨,「拜福德於短時間之內已在地鐵系統取得很多成就,我們為你強行出手干擾而感到羞恥!看來,政治無非是一群到處亂跑、無法控制自己睾丸激素的傢伙。」
柯謨於2017年親自挑選拜福德,以帶領大都會捷運局走出「夏季地獄」的危機。拜福德在去年3月返回英國之前不久接受WCBS-TV採訪時說,柯謨使工作令人無法忍受,「我發現自己總是被排除與紐約市捷運局(NYC Transit)日常運行有關的會議之外。州長才是老闆,他才是大都會捷運局負責人。」
有不滿信甚至將柯謨與特朗普及朱利安尼相提並論,稱沉迷功利是紐約人的傳統,批柯謨竟嫉妒委任者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