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謨表示,可能是一些辦公室笑話引起誤會,對此感到抱歉。美聯社
柯謨表示,可能是一些辦公室笑話引起誤會,對此感到抱歉。美聯社

本報訊

州長柯謨於28日嘗試把性騷擾指控解釋為「開玩笑」,並指被誤解為「調情」,表示對此感到非常抱歉。
綜合《紐約郵報》及《紐約時報》報道,柯謨在聲明中寫道:「我有時在工作時會開一些自認為很有趣的笑話。有時候,我會以自認為是很自然的方式去取笑人。我現在知道,我的互動方式可能不夠敏感或太過私人,導致有人對我產生誤會。我有一些說話被誤解為令人生厭的調情,如果有人覺得那樣,我對此感到非常抱歉。」
州長先後被前女助手博伊蘭(Lindsey Boylan)及貝內特(Charlotte Bennett)提出性騷擾指控,包括博伊蘭稱柯謨曾在辦公室強吻、在電郵中稱她為另一位女子的「漂亮版本妹妹」,並曾在飛機上要求她玩「脫衣撲克」;而貝內特日前聲稱州長曾向她提出不恰當問題,包括問及她的性生活、是否曾與老年男人發生性關係等,使她感覺柯謨是在作出性暗示。
柯謨在聲明中強調:「我從來沒有不恰當地觸碰過任何人,也並非故意令任何人感到不舒服。」
但是,由前州議會工作人員組成的「性騷擾工作組」聯合創始人弗拉基默反駁斥了柯謨的說法,並狠批是「廢話一堆」,是嘗試把責任卸給受害者,而不願為自己行為負責。
在柯謨發出聲明之前,州長辦公室正與州檢察總長詹樂霞交火。事源詹樂霞於28日早上提出,要求柯謨政府授予其辦公室權力,以任命具發出傳票權的獨立調查員。州長特別顧問加維其後發聲明表示:「州長辦公室希望進行徹底和獨立的審查,而且不受政治干預。因此,州長辦公室已要求詹樂霞選擇一名合格的私人律師,對性騷擾指控進行獨立審查。」
柯謨政府最初曾邀請前聯邦法官瓊斯(Barbara Jones)參加調查,但此舉遭到廣泛批評,因為瓊斯曾與柯謨重要顧問科恩(Steve Cohen)一起工作過,所以不能避嫌。
加維說,詹樂霞可以與最高州上訴法官迪菲奧里就調查員達成協議;但詹樂霞反駁指出,根據州法律,其辦公室擁有任命獨立調查員的唯一權力。柯謨於28日再次做出讓步,發聲明指將按照詹樂霞的要求,向其指定外部調查員授予傳票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