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蘭札的突然離職讓不少人感到意外,人們對其任內表現褒貶不一。源自市府
卡蘭札的突然離職讓不少人感到意外,人們對其任內表現褒貶不一。源自市府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距離任期結束不到10個月之時,紐約市教育總監卡蘭札突然於26日在市長白思豪召開的例行記者會上宣布辭去教育總監的職務。他表示,做出這一決定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在新冠疫情中失去了11位親人和朋友,「需要時間療傷」。在被問及如果重來,對自己的工作會做出哪些改變時,他坦言會更多地讓社區參與到教育改革的對話中來。現任布朗士執行學監的波特(Meisha Porter,音譯)3月15日將接棒卡蘭札,成為紐約市首位非裔教育總監。

卡蘭札在記者會上表示,做出辭職的決定「甜蜜而憂傷」。他在談及自己在疫情中失去11位親人和朋友時一度哽咽,「我需要時間療傷,而現在是可以修整一下的時候了。」他對自己過去3年達成的成果感到滿意,強調自己任期內紐約市高中畢業率和大學錄取率都有所上升,更加注重兒童的心理健康,疫情中為遠程學習的學生發放了約50萬台設備,公立學校為紐約人提供了約8000萬份免費餐、在去年9月率先重開公校系統、暫停通過學術成績篩選學生的招生方式一年,「在消除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的結構和政策方面取得了真正的進展。」
不過,卡蘭札任期內推行包括特殊高中考試改革、取消天才班考試等力圖推行校園多元化的措施卻備受爭議,並在亞裔社區引起強烈反彈。包括許多華人家長在內的許多反對者每每在卡蘭札舉辦里民大會或現身相關活動時,與影隨形地進行抗議,並強烈要求市府開除卡蘭札,稱他的舉措只是打種族牌的「種族主義者」,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紐約市公校教育資源不足、分配不均的問題。

褒貶不一評價呈兩極化

對於卡蘭札的辭職,評價也呈現兩極化。與卡蘭札站在同一陣線的市長白思豪盛讚他過去3年帶領紐約市這個全美最大的公立教育系統向前邁進,並在去年新冠疫情重創紐約時盡力彌合學生之間的數字技術鴻溝。州教育廳廳長羅薩(Betty A. Rosa,音譯)表示,卡蘭札在任期內力圖實現為所有學生服務的具有包容性和平等性的教育體系,「他的領導力、見解和為紐約市兒童所做的付出是卓越的,將被我們銘記。」還有網友在卡蘭札宣布辭職的推特下留言道,「你為教育總監的職位帶來了如此多的文化,很高興能看到這些。沒有人能百分百對教育總監滿意,但對我來說,你為我和我的孩子做了最好的事,我感謝你的工作,希望你一切順利。」
州參議會紐約市教育委員會主席劉醇逸則表示,卡蘭札經歷了艱難的任期,「從一開始就出現的一些失誤,到市長毫無助益的事無巨細的管理方式,再到全球疫情帶來的難以想像的危機。儘管我們之間有分歧,但我感謝他在管理學校上做出的努力。」
反對特殊高中考試改革的紐約同源會會長黃友興表示,卡蘭札上任後一直在拿種族配額做文章,但卻沒有解決學校經費、師資等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他現在離開,留給繼任者一個爛攤子。」他表示,卡蘭札過去在三藩市、休士頓教育系統任職時也出現任期未滿就走人的情況,「這是他的風格,來到紐約作風不改,現在到處起火滅不了就走人。」他以天才班考試為例,指出教育局的決策一變再變令家長學生如無頭蒼蠅,「上面不清楚,下面就亂了,我們學區已經流失了300多個學生。」
「紐約市加強課程和教育家長領導(PLACE NYC)」組織創會成員朱雅婷表示,對於卡蘭札的遭遇感到難過,對於他突然辭職感到意外。但她表示,卡蘭札過去3年並沒有著手加強擴展資優班項目和優質教育,而是不斷瓦解過去如天才班、特殊高中考試這樣的成功經驗,「他一直以來都非常具有分裂性,使用語言和政策來分裂這個城市,他對特殊高中的攻擊令許多亞裔家長感到憤怒。從資優教育、整體教育質量和亞裔社區而言,我們為他的離開感到高興。」
在記者會上,卡蘭札回顧過去的工作時坦言,他沒有預料到紐約市公立教育系統龐大而複雜,家長、倡權者、社區和民選官員對於他們觀點和立場的堅定維護,但他對於他們展現出的誠實、熱情和真誠表示感謝,「雖然他們不一定和我的觀點相同,但這是讓紐約之所以成為紐約的偉大之處。如果我能做出什麼改變的話,會希望能夠讓與社區更多地參與到對話中來,讓我們本來想要服務社區的工作不會看上去是在攻擊社區,這不是我們的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