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姆斯在公聽會上發言。
威廉姆斯在公聽會上發言。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疫情期間人人精神緊繃,精神病人發作引發的暴力事件在紐約也開始升溫,市議會心理健康委員會昨(22)日舉行公聽會上,對兩條相關法案進行討論,希望能減少此類事件發生。其中一條法案要求設立精神健康應對辦公室,專門負責精神健康相關緊急事件的應對,另一條要求設立有別於911的精神健康緊急情況專門求助熱線。
精神病人發作將他人至於危險之中,而警察接到報警來到現場後使用武器導致精神病人死亡的事件在紐約發生的越來越頻繁,昨日的兩條法案均希望轉換思路從另一個角度來考慮如何應對此類情況。
由市議員阿亞拉(Diana Ayala)提出的一條法案要求市衛生局下設一個專門的精神健康緊急狀況辦公室,負責制定全市精神健康問題應對程序並建立一支應對團隊,在收到此類求助電話30分鐘之內做出反應,法案也要求衛生局每月和每年就精神健康緊急電話做出報告。
另一條法案由公益維護官威廉姆斯提出,要求設立一個有別於911的988熱線,專門用於精神健康緊急狀況求助。這條熱線的接線員將接受如何安撫精神疾病緊急狀況相關求助的培訓,並為求助者轉介專門的精神健康緊急應對小組,而非派警察出馬。
兩名民選官員在發言時都分享了自身面對精神疾病緊急狀況求助時的經驗,阿亞拉說不久前她的一個家庭成員精神出現問題,她好幾天試圖勸該家庭成員尋求精神治療未果,該家庭成員有一天突然說想傷害另一名家庭成員,甚至整個家。
阿亞拉說:「要說我不怕打911,那是假的。」她說擔心打電話之後警察到場,導致家人被槍殺。她最終還是打了911,但要求警察不要使用武器:「我能看出來,當我的家庭成員越來越瘋狂,到場的警察也很害怕。警察就算很想幫忙,也不得法。」
威廉姆斯則說他還是市議員的時候有一次與布魯崙區長亞當斯一起開街頭記者會,一個女人突然衝上來跪在地上要官員們救救她兒子,她兒子正在精神病發作,但她不敢打911,因為怕警察來了她兒子就沒命了
。威廉姆斯說這件事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在過去六年裡,紐約有16人在精神病發作時被警察槍殺,其中14人都是少數族裔。他說,建立一支非警察的應對團隊去處理精神健康緊急事件並非易事,是個非常複雜的過程,但這是改善精神健康緊急處理必須走出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