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Lippman法官為首的司法改革自稱為獨立組織,但被批評背後有市議會的撥款,其獨立性被質疑。
以Lippman法官為首的司法改革自稱為獨立組織,但被批評背後有市議會的撥款,其獨立性被質疑。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21日第一社區委員會的會議氣氛充滿挫敗感,委員覺得政府妄顧民意,而代表市府聯絡官對各種提問「一問三不知」也很洩氣。整個社區監獄因為新冠疫情被迫延遲及減經費,市長白思豪還有不足一年任期,認定了推動司法改革成功興建社區監獄是任內留下的歷史政績,在一片反對聲浪中,其幕僚有意把監獄計劃猛力推動,妄顧民意奮力向前,不容許在疫情中把監獄計劃擱置下來。
這讓所有人都茫無頭緒,節外生枝的計劃讓大家處在混亂中。
去年秋天,華埠反監獄組織NUBC宣布法官判了市府更改監獄地點沒有經過程序指定的環境評估(DEIS),所以不容許政府拆卸現時白街125號的監獄。大家以為反監獄成功,未料到那只是整項計劃中的一枝節而已,而政府則低調上訴,嘗試繞過正常程序推進計劃。
另一方面,白思豪幕僚推動監獄計劃步伐急速前進,去年二月的監獄工作坊用了二萬元卻只有10人出席,被詬病後在10月在線上再舉行一次,招來所有關心華埠監獄的人參加,工作坊沒有答問環節,全都是在認同監獄的前提下對監獄設計的投票,故此大部分人開完會後憤怒表示「那是個陷阱。」(It’s a set up)。
市府利用「那個陷阱」的數據作為民意認可的監獄藍圖,那本向社區委員的報告書,設計精美,令人錯以為是眾望所歸的結果。與此同時,在上訴過程上,以司法改革為首的法官Lippman,向判華埠取得初步勝利的三位上訴法官進行游說,以同袍的關係對上訴作出影響。
另一邊廂,市府設計部(Department of Design and Construction,簡稱DDC)也看中了三間具規模的建築公司,Gilbane Building Co.,Leon DeMatteis Construction和Plaza Construction,並打算近期簽約。
有趣的是,其中Plaza Construction是具中國背景的建築工程公司。中國最大的建築公司「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rp.)通過其美國子公司中國建築美國(China Construction America)收購Plaza Construction。在中國的投資為廣場建設帶來了強勁的資金。Plaza Construction是美國領先的建築管理和總承包商公司之一。自1986年以來,該公司在建立公司總部,商業物業,醫療中心,大學,交通設施,博物館,零售空間和住宅建築物方面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自1986年成立以來,該公司已從地區性組織發展為多元化的全國性業務,總部位於紐約,並在邁阿密,華盛頓特區和洛杉磯設有地區辦事處。
美國一直詬病中國人權不達標,如今,卻看中了中國公司來紐約建設監獄,這個選項比電視劇的編撰還要精彩。
一方面,法庭判決不能拆卸現時監獄重建,另一方面,市府已緊鼓密鑼預備簽約,所以大家對監獄計劃模不著頭腦,無怪乎第一社區委員極度失望,一位委員說:「我是東歐的移民,以為自己去了一個法制先進的國家,為什麼這個監獄計劃進展得像回到東歐似的。」對政府手法極度失望溢於言表。
如此看來,華埠反監獄初步取勝只是大計劃的一枝節,距離成功仍長路漫漫,取得勝利,可能合力推選下一位反監獄的市長更為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