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府報告稱,低收入學貸借貸者更難獲得高等教育帶來的經濟回報。資料圖片
市府報告稱,低收入學貸借貸者更難獲得高等教育帶來的經濟回報。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紐約市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局長薩拉斯(Lorelei Salas)19日宣布名為「無法向上流動:低收入借款人和高等學校教育費用」的簡要報告。該報告指出,雖然大學學位有助於提高收入,但紐約市低收入家庭的學貸借款人和高收入家庭的學貸借款人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可負擔能力的差異,因此導致他們在獲得學貸的途徑上也存在巨大鴻溝,這一發現與全國範圍的調查結果一致。
消費局先前的研究發現,低收入社區的學生貸款違約率較高,因此該局對該群體進行了更仔細的研究。報告顯示,來自低收入家庭的紐約市學貸借款人在大學期間通常會借更多的錢,並且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還款,從而增加借貸的利息。他們與來自較富裕家庭的學生相比,畢業率較低,收入較低以及還款率較低,這進一步阻礙了他們的發展。低收入人群為了獲得大學教育而付出的高昂代價導致他們陷入長期的財務困境。
簡報指出,在紐約市,39%的機構出現低收入學生借貸較高的情況。9%的公立學校、27%的營利性學校和76%的非營利性學校均存在這種現象。
儘管高等教育通常被認為可促進階級流動,但研究表明,弱勢群體(例如低收入學生和有色人種的學生)不太可能獲得上大學的經濟回報,因為他們面臨著更高的無法完成學業的風險。紐約市大約三分之二的機構存在低收入家庭學貸借款人比高收入家庭學貸借款人畢業率較低的情況。
「上大學就能有高收入」的理念被大肆宣傳,但它忽視的事實是,低收入個人的大學收入溢價較低。在全市範圍內88%以上的高等教育機構中,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在上學十年後的中位收入低於其高收入背景的同齡人。
此外,學生借貸完成學業的期望是未來會賺到足夠的錢來償還求學過程中產生的債務。而在對畢業率、收入和借貸方面的差異進行考量後,低收入和高收入學貸借款人之間存在還款缺口。來自低收入背景的借款人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49%)能夠在7年之後開始償還本金,而來自高收入家庭的74%的借款人則能夠減少本金。
為了幫助學貸借款人了解他們可能可以獲得的新冠救濟,消費局發布了針對學貸持有人的重要信息。該局指出,根據CARES法案,2021年1月31日前,聯邦學生貸款的還款被暫停。目前,聯邦學生貸款的還款目前計劃於2021年2月1日自動重新開始。
薩拉斯表示,低收入的學貸借款人在新冠疫情前就十分脆弱,而現在則面臨著更大的挑戰,需要聯邦政府進一步介入,為他們提供真正的救濟。
她指出,聯邦學生貸款計劃於本月底恢復,她鼓勵所有在疫情中遭遇虧損或收入變化的借款人參加以收入為導向的還款計劃,該計劃通常提供更可負擔的還款方式。有意者可登陸nyc.gov/TalkMoney與財務顧問預約保密面談,或致電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