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納特在當日記者會上就這份報告回答記者提問。
加納特在當日記者會上就這份報告回答記者提問。

本報記者孟莎紐約報道

歷時數月,由市調查局(DOI)主導的備受關注的紐約市警今夏抗議遊行執法調查報告於18日正式發佈。通過對自5月28日起,至6月20日期間的遊行示威的範圍與規模,以及市警和公民投訴委員會(CCRB)的遊行示威數據進行分析和調查,這份長達115頁的報告指出,市警因對抗議遊行示威活動缺乏明確的應對策略指導方針、過度執法、過度依賴情報而對實況欠考慮,投入缺乏培訓的警力,並缺乏一個集中的社區事務應對策略,最終導致了衝突的加劇和升級。

報告稱,考慮到規模和時長,紐約市的絕大多數抗議遊行示威是和平的,多數警員所採取的行動亦是恰當的。但這些示威活動也引發了數起警察和抗議者之間的暴力衝突,以及警方對第一修正案所賦予公民的權利採取過度執法的廣泛指控。

市調查局局長加納特表示,是次報告的重點主要集中在市警應對抗議遊行示威時的制度和操作系統上,包括但不限於相關的規劃、戰略、執法行動、情報收集和傳播、培訓,以及與社區關係等。與此同時,針對警察個人行為的問責,則需通過違紀調查、刑事調查或民事投訴進行。其中違紀調查和刑事調查屬於市警內部事務局(IAB)職責範圍,民事投訴則屬公民投訴委員會職責範圍。

市警應對抗議示威6項不足

調查發現,市警在應對抗議示威遊行時,存在下述6項缺陷與不足,而這些缺陷則削弱了公眾對市警履行保護公民合法抗議權利這一職責的信心。

首先,市警缺乏一個明確定義的策略,來應對大規模的反警遊行示威和執法。報告稱,市警官員均承認,對紐約市抗議活動的規模、多樣性及強度感到意外,並將警務策略的缺陷歸咎於早期部署時的警力不足。而這種早期部署的缺陷,則可能在日後人手壓力有所緩解時引發加劇局勢的緊張等問題。

調查指出,市警在活動早期主要採取的是默認使用「控制混亂局面」這一策略,且未就此策略做出任何適應第一修正案的調整。如此部署加劇了警方和抗議者之間的對抗,而非緩和緊張局勢。

其次,市警通過使用武力和特定的人群控制策略應對遊行示威,導致執法過度,加劇了緊張局勢。比如對抗議者使用圍堵的「灌壺(Kettling)」戰略、大規模逮捕、使用警棍和胡椒噴霧等。

報告稱,這些策略反映出市警未能在有效的公共安全或警員安全,與抗議者的集會和表達觀點的權利之間取得恰當的平衡。而對宵禁的不一致應用亦引發了公眾對警方選擇性執法的合理擔憂。與此同時,市警在使用武力和人群控制策略時,往往無法區分合法和平的抗議示威者和非法者,也加劇了民眾對警方過度執法的憂慮。

未充分考慮實際狀況

再次,市警所做出的一些執法決定主要依據情報,而未對實際狀況或比例進行充分考慮。比如在布朗士木天堂(Mott Haven)的抗議遊行應對中,市警在沒有實際暴力證據的情況下,以違反宵禁為由,對抗議者實施了與當時情況並不相符的大規模逮捕。

從次,市警在應對抗議示威時所部署的警力中,大多數警員未曾接受過最新的抗議遊行執法培訓。報告指,儘管市警務處長謝伊隨後下令所有警員接受相關的額外培訓,但培訓仍然主要集中在控制混亂局面上,缺乏足夠的社區事務相關和減少衝突相關的部分。

然後,針對相關遊行示威,市警缺乏一個集中的社區事務策略。報告指,市警社區事務局並未參與到相關抗議活動的應對策略規劃中。雖然一些市警分局的社區事務警員確實參與到了一些抗議示威的應對工作中,但他們的部署則取決於各分局局長的裁量,有時可能會被派遣至巡邏等其他任務。

最後,市警缺乏一個足夠的數據收集系統,來追蹤抗議遊行相關的數據。報告指,市警缺乏一種可靠而一致的方法來獲取相關抗議遊行數據,包括遊行相關的被捕總人數。由於來源和收集方式的不同,市警記錄報告的被捕人數亦不盡相同。

針對是次調查中所發現的諸多問題,市調查局亦在這份報告中向市警提出了包括建立一個嶄新的抗議示威應對小組、重新評估戰略應對小組和混亂控制小組在應對大型集會遊行時的核心作用等在內的20條建議。目前這份報告已於市調查局官網上全文公布,民眾可登錄https://www1.nyc.gov/assets/doi/reports/pdf/2020/DOIRpt.NYPD%20Reponse.%20GeorgeFloyd%20Protests.12.18.2020.pdf 查看更多詳情。
市警務處長對相關建議表示感謝,承諾將在日後的政策制定和培訓中融入相關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