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和他做的紙包蛋糕。
彭斯和他做的紙包蛋糕。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1992年,16歲的西語裔少年彭斯(Fernando Ponce)在曼哈頓華埠的紙包蛋糕店金興找到了一份工作,當金興創始人曾先生把他帶到廚房,教他攪拌紙包蛋糕的配料時,彭斯發現,這種蛋糕和他小時候在墨西哥常幫祖母做的蛋糕很相似。也或許因此,一個人遠在異國他鄉的彭斯一下子覺得跟曾先生有種家人般的親近。

如今曾先生早已退休,金興也早已易主。而彭斯仍然沒有離開華埠,儘管疫情期間餐飲業受到嚴重打擊,11月20日他自己的紙包蛋糕店Spongies Cafe在巴士打街(Baxter)121號逆勢開張,「我所有的謀生技能都是跟我師父學的,我師父一直想讓我自己開店,我這家店就是為他開的。」彭斯說。

華埠的金興紙包蛋糕店是由曾先生在1984年開創的。原籍廣東的曾先生年幼時隨家人從中國大陸遷往香港,之後又赴台灣讀大學。畢業後他曾到南美國家擔任中文老師,1970年代來到美國後,他和很多新移民一樣最初在餐館打工。跟一個親戚學會了紙包蛋糕的手藝後在華埠的巴士打街上開了家小店。當時的巴士打街遠離華埠中心,生意也很冷清。但沒多久,格蘭街修路封街隔斷了華埠,反而給巴士打街上的店鋪帶來了生意。開店不到一年,金興門前客人就排起了隊。

這當然也與曾先生肯鑽研敢創新的個性分不開,最初的紙包蛋糕並沒有包紙,而是直接將料倒入模子烤出來的海綿蛋糕,但這種蛋糕本來就鬆軟,出模時很容易散碎,曾先生靈機一動在模具裡墊上一層紙,成為後來風靡華埠的紙包蛋糕的原型。同時他還調整了蛋糕配料的比例,減少糖分增加蛋量,研製出自己的密製配方,牢牢拴住了客人的味蕾,使金興名氣越來越響。

生意火爆,單靠曾先生和太太兩人支撐的小店很快就供不應求,曾先生開始僱用工人,但他從來不僱華人,店裡最多時有三四名學徒,全都是西語裔,這不僅是因為曾先生在南美學會了一些西班牙語,交流起來不成問題,也是為生意考慮。
「華人太精明,學會了就去自己開店。」曾先生說。

店舖選址師徒並不一致

彭斯14歲只身一人從墨西哥來到美國,先在日落公園的一家猶太人烘培店工作了兩年。經一名在金興打工的西語裔朋友介紹加入了金興,很快他就成了曾先生的得力助手,新工人入職他幫忙培訓,之後他又從廚房走向前台直接服務客人。
「最開始我很害羞,我師父教我對客人要微笑,我後來慢慢才活潑了起來,客人也開始喜歡我。」彭斯說。在服務客人的過程中,他還學會了廣東話,現在華埠很多當年金興的老客人還都認識彭斯,他自己的店裡來了華人客人,他也可以用中文跟他們交談。「我加入金興時只有十多歲,師父就像我的父親一樣,我所有的謀生技能都是他教的。」

2009年,75歲的曾先生決定退休,當時原本想把店交給彭斯,但因為經濟原因計劃並未實現,曾先生無奈將店出售。曾先生退休後,彭斯繼續留在金興打工,直到最近自己開店。關於這家店的選址,師徒倆意見並不一致。「我覺得他應當開在勿街,這裡雖然有老客戶光臨,但那裡才是華埠的中心,可以發展很多新客人。」曾先生說。

但彭斯說,這家店選在巴士打121號有特別的含義,這是當年老金興的隔壁,店面布局和當年的金興幾乎一模一樣。「我走進這家店就想起以前的日子,我開這家店就是為了把我師父的手藝傳承下去。」彭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