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警務處長謝伊就日前一份提及市警隨身攝像頭攜帶執法存在偏頗的報告予以回應。
市警務處長謝伊就日前一份提及市警隨身攝像頭攜帶執法存在偏頗的報告予以回應。

本報記者孟莎紐約報道

隨身攝像頭一直被認為是敦促警方合理執法,以及真實記錄執法過程所必不可少的設備。在批評者的眼中,亦是對存在執法偏見的市警實施監督和規範限制的存在。

本周一,一份受公眾關注已久的研究報告終得以公布。報告顯示,執法時配戴有隨身攝像頭的警察相較於未配戴者,更會將自己對路人的攔截搜身(Stop and Frisk)遵照程序進行上報。指出市警攔截搜身執法仍存在上報數量低於實際以及種族偏見的問題。對此,市警務處長謝伊(Dermot Shea)於12月1日首度對這份報告進行了回應。

這份長達165頁的報告由聯邦監察員奇姆洛夫(Peter Zimroth)所著,也是奇姆洛夫做為指導紐約市警進行攔截搜身政策改革的聯邦監察員,所指導的一項長達一年的試行項目的部分內容。

報告發現,配戴有隨身攝像頭的警員在對民眾攔截方面,比未配戴的警員攔截次數多了近40%。

與此同時,報告還發現,攔截搜身政策至今仍不成比例地影響著有色人種社區。而這類被隨身攝像頭所記錄下來的攔截搜身,在由主管警員進行視頻審查時,往往更有可能被視為非法行為。

報告由此指出,在攔截搜身方面,紐約市警目前仍存在上報數量低於實際,以及攔截存在種族偏見的問題。

針對這份報告,謝伊於昨日首度回應表示,這份報告恰展現了市警如今所取得的進展。他指出,政策在變更,市警也在不斷改革並對警員進行培訓。「紐約有著全國最大的市警隊伍,也有著數量最多的隨身攝像頭使用率」謝伊說道,「我們為我們所取得的成績而驕傲,但這並不意味著說所有工作已經完成。」

隨著紐約新冠疫情的再度湧現,執法部門近期在全市五大區接連搗毀多個非法群聚活動,且參與人數均達數百人之多。儘管組織者均相繼被開除高額罰款,但這些非法群聚卻仍遲遲未得到有效控制和根除,從而引發公眾廣泛關注和擔憂。

針對質疑,謝伊表示,新冠疫情是紐約目前所面臨的最為棘手的問題之一,當前確需要尋求更為有效的應對措施。

做為參與相關策略制定的一方,他表示市警將與包括市長辦公室等在內的相關部門一同進行探討,尋求除罰款外,對非法群聚更為有效徹底的打擊應對舉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