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集會順利進行,參與者以弧形展開發言。
最初集會順利進行,參與者以弧形展開發言。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近300名中外家長、民選官員昨(23日)齊集市府公園炮轟市長白思豪及學監卡蘭扎一連串新冠疫情重開學校政策混亂不堪及推遲今年SHSAT考試的集會之際,近30名「黑命貴」的非裔中途加入搗亂,造成兩幫人互相叫罵,場面一度混亂,最後演變成兩個集會,並出現互相干擾長達個多小時。

疫情後重啟學校的政策一片混亂,至今仍有學校久缺教師及護士,也因疫情影響,今年特殊高中考試被迫延期,學監一直沒有清晰時間表,令不少家長無所適從,昨日約有二百多名中外家長在市府公園集會,怒吼市府必須對家長及學生作出交待,並且不要因為疫情刻意取消SHSAT考試,而保留SHSAT 及天才班再次成為集會的主題。

集會最初是敵愾同仇,家長劉明倫、黃友興、州議員寇頓、白彼得等先後發言,很多未能站前台的華人家長,拿著抗議紙牌圍在公園四周,為講者打氣。

他們表示,市長白思豪及學監卡蘭扎有足夠8個月為重開學校做準備工作,但所有重要措施都在最後一分鐘和沒有充足準備下展開,以致重啟學校一改再改而且一片混亂,至今學校護士不足,教師不足,校長沒有明確方向,校委沒有清晰應對措施,令家長無所適從,學童飽受煎熬。市長及學監在6月所有承諾都是一遍謊言。

寇頓強調,學校每年都有進度時間表,疫情下對日程更改可以理解,但不等於拋諸腦後,SHSAT影響學童的前途,不能一改再改置之不理。他不排除市長及學監趁著疫情關係,暗中以此為藉口取消SHSAT。

白彼得說,市長及學監居心叵測,因此要求他們的學校政策必須透明化。若市長無法處理,他會在州議會立法取消市長管轄教育局的主權。

家長們再度要求市長改善和擴大天才班計劃(G&T),選擇學校保持對種族的盲目性,並開放更多專門的STEM高中。

集會進行約半小時,一群「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及「青少年主導」「Teens Take Charge」約30人突然衝入集會人群,開始展開他們的口號,集會人士在驅趕之際發生碰撞,進而互相指責,於是從集會允許證到言論自由到族裔平等,互罵聲音此起彼落,集會被迫中斷。

集會人士馬上把弧形聚集變成圓形,把20多名「黑命貴」份子括在圓圈之外,繼續發言,此時州議員郭納德帶著沉重語調說,「這個場面真令人憂傷,市長與民眾應該以對話溝通,但因政策不對造成族裔之間對立。解決教育問題不是在不斷僱用專家顧問,而把家長蒙在黑暗中。為什麼教育演變成政治,明顯地市長領導力出現了問題。」

隨後劉醇逸,孟昭文等政客代表發言時,被擠出外圍的非裔則以叫罵中擾亂,兩組同時發聲就令集會程序無法順利進行,此時,有人說那些沒有集會允許證請離場,於是有人以言論自由再度爭吵起來。

市府兩名警員到來,終於把集會人士分成兩組,各自進行。不過原本集會主辦單位因為申請了允許證,有擴音器,那群「黑命貴」示威者由於沒有允許證和擴音器,很快聲音被壓下去,只能站在旁邊圈內互相發言。

家長臧東慧總結表示,因為華人團結,阻止了市長取消SHSAT的用心,2018及2019都保留了SHSAT,大家要繼續捍衛,保留著這個對華人子弟影響重大的考試,同時繼續監督市府,不要把包括PreK,五年級和8年級學生的父母在內的近200,000個家庭處於黑暗之中招生。

「黑命貴」中途加入被拒開始對峙。

「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及「青少年主導」「Teens Take Charge」最後只能在旁邊另起爐灶。

「黑命貴」一度中止了原來集會。

集會者馬上以圓形進行,把搗亂者隔開在圓圈以外。

擠不進去的華人家長在集會以外地方支持及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