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華人博物館的租約估計還有三年,博物館有意把中央街215號的現址買下來成為永久館址,估計起碼需要8000萬至8500萬,早在社區監獄計劃及新冠疫情之前,館長姚南薰已在三、四年前不斷去信,要求政府撥款把博物館買下而不是每年交租,可是市府一直在拖延,姚南薰又轉到求曼哈頓區長,但一直都沒有明確答覆。

兩年多前,市府為了推介社區監獄,曾在華埠軍人會開了一次社區閉門會議,會議上,市長問若建監獄社區希望得到甚麼補償,姚南薰就直說,要新館址,當時已有人覺得她所有焦點都在只博物館上,未有顧及對監獄對社區的影響。

社區監獄進入ULURP後,在去年十月市議會表決前,市長就宣布被視為補償華人社區的名單,華人博物館獲三千五百萬,哥倫布公園一千萬修涼亭,人力中心四百萬建升降機。博物館的巨額撥款令社區嘩然,從此社區就開始竊竊私語,一直暗批館長為了買館址而出賣社區。

市議員陳倩雯自九一一事件重建下城,一直都想為華人社區找一個社區文娛中心,撥了40萬評估費用找合適地方,最後都付諸東流。這次她向市府建議給博物館3千5百萬,希望在館內建成一個小型的表演場地,由於博物館的面積並不大,估計表演場地可容納不會超過二百人,比中華公所禮堂容納人數更少,館內劇院再度受非議,姚南薰一直拒絕面對社區及傳媒交待,公開3千5百萬的用途(本報記者先後以電話、電郵及親臨超過5次都無法得到她的回應)。

博物館獲3500萬後,也惹來本地小藝術家的妒嫉和不滿,曾經在館址前舉行過數次小型示威,指博物館走向「貴族化」,獨得大筆撥款,小藝術家卻難以生存,數次示威令館長姚南薰更不願意面對社區。

直至今年1月23日那場大火,由於茂比利街70號的二樓是華人博物館的資料室,裡面有許多珍貴的收藏,火災每次茂比利街70號的社區會議,姚南薰都如熱窩上的螞蟻,發動義工修繕收藏品,也利用go fund me網上向全美華人求資金,華人博物館面積雖然不大,但卻是全美華人歷史最大的博物館,有關這場火災的報道,紐約時報及在香港的南華日報都有大篇幅的報道,令她go fund me得到不少支援。

有人提議,既然中央街215號租約到期,既然茂比利街70號是市府資產,不如把茂比利街70號擴建大樓,博物館佔所須空間,成為永久館址,就解決許多現存問題,但是姚南薰極不願意,理由是她想博物館的業主是博物館而不是政府,但她也要求重建後繼續保留博物館資料室。

上周,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撥款給華人博物館三百萬,提起這個著名的基金會,於1936年由Edsel Ford和亨利·福特創建,最初是用25000美元啟動營運,到1947年兩位創始人已不在人世之時,基金會持有福特汽車公司90%的無表決權股份。福特基金會是以紐約為總部,致力於人類福利促進發展的私人基金會,現時基金會向藝術機構及個人提供獎金,今年,除了西岸一日本文化機構外,紐約唯一獲獎金就是華人博物館,款額為300萬。

令反監獄組織NUBC不滿,並不止博物館獲300萬,而是福特基金會是「黑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支持者,福特基金會信念是要扶植社區弱勢團體,資助那些有藝術天份或有作為的少數族裔,新冠疫情衝擊著全美,其中少數族群首當其衝,作為華人移民歷史的美洲華人博物館在這天時地利下獲得了基金會300萬獎金並不意外。

這一切其實都是「時間」在扮演了重要角色,姚南薰問政府拿錢買館址,在監獄計劃之前,但是獲得政府大手筆卻在市議會表決監獄的前夕,市府用了「一箭雙鵰」的手法,既滿足了博物館的需求,又可以對社區起補償作用,而姚南薰就背負了出賣社區換巨款的指責。

福特基金會是「進步」(progressive )組織,它要支持社區弱勢團體,遭逢找永久館址又有火災之禍的博物館獲得福特基金會的300萬並不意外,猶如天降甘霖,博物館與「黑命重要」的運動扯上了關係。

其實,選擇逃避只有更多的誤會和指責,作為位於華埠的重要文化機構,也是社區的一份子,為什麼姚南薰一直選擇逃避公開發言,又不肯受媒體訪問,令到今天被指責為分裂社區的罪人,何苦呢?本報記者周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