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堂吃的開啟,昇輝已迎來多桌食客。
隨著堂吃的開啟,昇輝已迎來多桌食客。

本報記者孟莎紐約報道

時隔六個月,紐約市終於昨日迎來餐飲業堂吃服務的有限恢復。然而在曼哈頓華埠,有著以點心等美食為主的餐館迎來久違的熱鬧場景,也有著披露街(Pell St)整街的餐館拒開放堂吃。對於各商鋪而言,安全和維生均是相左意見的主要顧慮,強調需要當局盡快提供更為明確的指南,以安全度過今冬為第一要務。

位於勿街的華埠昇輝海鮮酒樓是當日為數不多的熱鬧店鋪之一。與其他商鋪門前零星一兩桌的狀況有所不同,昇輝酒樓的戶外席位在上午時段便已坐滿。走進店內二樓,每張餐桌均以隔板逐一隔離成單間,寬敞的空間裡已有3桌食客就坐用餐。
經理徐女士對於堂吃開放首日的生意狀況尚且滿意。在安全舉措方面,徐女士介紹,除嚴格遵循25%容量的有關規定外,昇輝亦對每位堂吃顧客進行篩查問卷填寫,以對顧客的健康狀況以及過去14天的探訪場所進行登記,方便必要時有跡可循。與此同時,店鋪亦在入口處設置有免洗洗手液,以方便入店者使用,後續還將添置體溫計,對入店者進行體溫檢測。

受疫情影響,曾人滿為患、以點心等堂吃為主的美食著稱的昇輝,在過去數月裡桌椅高架,以外賣和戶外餐廳的設置勉強維生。徐女士介紹,昇輝城海鮮酒樓自6月10日復工後,一直以外賣為主。如今堂吃的有限開放加之戶外餐廳的設置,使經營狀況有所緩解,但作為以點心為主的商鋪,徐女士坦言,還是希望能夠盡快全面恢復堂吃,以求確保生存。同樣於昨日開放堂吃服務的還有勿街上的上海老正興以及上海綠波廊等多家餐館。

嚴格遵守防疫措施

老正興當日開門營業之際,便迎來了一桌食客就餐,在有限的空間裡遵循有關規定,對每個桌位進行6呎安全社交距離的設置。綠波廊是當日為數不多的幾個已對堂吃客人採取測體溫舉措的餐廳。除測體溫外,負責人王先生介紹,該店亦嚴格遵循相關要求,對堂吃客人進行必要的信息登記。綠波廊早於7月初便設置了透明防護隔離布,以迎接堂吃服務的恢復。王先生表示,堂吃的恢復是商家和顧客均期待已久的時刻,來之不易,嚴把安全關是對所有人的負責。

與勿街和擺也街商鋪的歡迎態度不同,有著水煮魚、佛有緣以及錦江飯店等多個餐館的披露街整條街以及宰也街(Doyers St)一帶的餐館則對堂吃服務普遍持消極態度,拒絕當即開放堂吃。談及其中緣由,堂吃的安全隱患是各商家最大的顧慮。

水煮魚老闆鄭俊全表示,新冠疫情的發生確實給店鋪的生意造成不小影響,但在加入戶外餐廳項目之後,所面臨的困境確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善。由於店鋪內部空間有限,封閉空間下空氣安全成為隱患,加之在當前有關規定下,堂吃可服務的席位較少,員工們均不願恢復堂吃服務。多方面考慮之下,對該店而言,當前狀況下戶外餐廳加之外賣服務便足夠。

位於宰也街的武昌好味道亦拒絕恢復堂吃,堅持以外賣和戶外餐廳為主。談及其中緣由,王曉東直言「不安全」。與水煮魚面臨同樣狀況且持同樣觀點的他亦表示,無論是顧客還是員工,都需估計其家人的安危,恢復堂吃面臨的風險實在過大。

最大挑戰為人力成本

此外,將於今日恢復營業的紅辣椒餐館店主廖世權則指出,在遵循疫情防控有關規定的前提下,開放堂吃所面臨的最大挑戰為人力成本。比如此前前廳僅需1名收銀員和2名服務員即可。而堂吃恢復後,則還需對堂吃顧客進行體溫測量和登記,不可避免需增加人手。

對於是次堂吃服務的恢復,此前一直致力於推行華埠封街,構建全新周末商業購物區的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則表示歡迎,並希望在理想的狀況下,能將這一有限容量提升至50%。他表示,當前25%的有限容量加上戶外餐廳的設置,對於商家維生而言尚屬還可以,但仍需更多空間和機會來確保生存。但當前紐約疫情疑出現反彈之勢,當務之急仍是嚴格遵循有關規定,確保安全,後續則有待進一步觀察。

無論是支持方亦或是反對方,對於商家們而言,挺過今冬仍是當前所面臨的主要挑戰。嚴寒之下的戶外餐廳是否仍可為顧客們所接受,如何確保冬天堂吃的安全,談及此商家們均沒有答案。華埠商改區執行總監陳作舟表示,已注意到商家們所面臨的相關狀況,正待當局出台更為詳細的安全指南,以供商改區根據有關要求購置符合要求的包括暖氣在內的各類設備提供給商家,並進行必要的設置。

包括水煮魚在內的披露街各餐館均拒絕立即開啟堂吃服務。

老正興於開門之際便迎來一桌堂吃食客。

依舊熱鬧的戶外餐廳。

昇輝對堂吃食客進行信息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