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與林肯中心電影協會Dennis Lim線上展開對談,下為翻譯。
蔡明亮與林肯中心電影協會Dennis Lim線上展開對談,下為翻譯。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台灣導演蔡明亮最新作品「日子」入選本屆紐約電影節,林肯中心電影協會28日安排紐約觀眾與他線上座談,這位極具個人風格的導演把他數十年來,娓娓道來電影作品走向個人化及一直只用李康生做他的主角因由。

自言戲劇科班出生的蔡明亮畢業後,為了謀生,最初進入電視台工作﹐後轉到電影界,他發覺順著電影工業的路其實壓力相當大,所有導演都逃不過票房壓力,一旦票房不好,下一部作品就沒有著落,若果不考慮商業需要,就無法在電影界立足下來。他說自己相當幸運,早在 15 年前,通過美術館的渠道及其生存方式,可以接受不順應電影工業的流程來拍電影,由於他太厭倦這種壓力,於是轉向用很少成本拍自己的作品,從此他找到了出路,就走向了十分個人化的風格,多年來作品都在全球各地美術館放映。

儘管如此,蔡明亮說,每每有新作品,他及其團隊都仍然在台灣街頭推票,每次以一萬張票為標準,他發現自己觀眾都不是重複的,「我發現歐亞洲觀眾非常不一樣,亞洲觀眾仍然脫離不了電影工業的框框,看電影期待著故事情節及一定的結局,而歐美觀眾可以接受具實驗性的創作,可能這是各地對電影教育的方法不同而產生的結果。」

「我的作品是個人生活的投射」

蔡明亮說,他在馬來西亞出生,從3歲至10歲跟祖父母生活的他,幾乎每周都看電影,可以說他在看香港、台灣及荷里活電影長大的。直至在台灣讀大學後,從圖書館及電影資料室才接觸到歐洲新浪潮電影,日本及印度電影。他表示,尤其喜歡香港50年代的家庭倫理電影,吸納了各式各樣的作品,他就走向了電影個人化的道路,「我的作品不是買一個故事,而是個人生活的投射。」

蔡明亮說,他喜歡追求真實,他的電影是表達生活狀態,因此電影中根據真實時間走動,成了他作品狀態。「人的生活中有許時候都處在曖昧和無聊之中,我就是喜歡這種無聊,超出大家的生活節奏。」

多年來,蔡明亮所有電影都只用李康生做演員,他說,認識李康生是在1991年,他從電視台走出來,看到一位叛逆少年,在電子遊樂場把守門口,因為場內正進行遊戲賭博,他被李康生獨特的叛逆氣質吸引,就邀請他成為電影主角,合作了快30年,蔡明亮說,自己與李康生已十分有默契,最大改變是李康生不再緊張,完全知道自己的需求,而是用最放鬆狀態呈現自己。

數年前拍完「郊遊」後,蔡明亮已明言退休,如今又見新作品面世,蔡明亮說,「走上電影的路就像家族一樣,很難脫離。」有時拍電影要兼顧許多煩瑣事令人心力交瘁,自己年紀漸大難於應付,就想退休,可是遇上了機會又會拍下去,「我是個很被動的人,常常順著命運安排走下去。好像這新冠疫情數個月,我沒有閒下來,又拍了3、4部短片,現已在後期製作階段中。」主持人Dennis Lim說,這對於喜歡蔡明亮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則喜訊。

李康生是蔡明亮的御用演員,合作近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