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張之銘紐約報道

可負擔住房(Affordable Housing)倡導者警告說,由於嚴重的住房短缺,布碌崙日落公園工業城(Industry City)的土地重新規劃提案的反對者擔心的因該計劃可能帶來的租金上漲、士紳化(Gentrification)、及流離失所的問題早已到來。
包括日落公園在內的布碌崙第七社區委員會社區,在2010年至2018年期間增加了17,000多名居民。同時,根據非營利機構的第五大道委員會(Fifth Avenue Committee)的最新報告,該主要是西裔及亞裔的社區淨損失逾3,700套住房。
自2014年以來,布碌崙第七社委會僅建造了約一千套新住房,且其中只有80套是可負擔住房。市場租金中位數已從2006年的1,230元,攀升至2018年的1,630元,且收入也沒有跟上步伐。逾30%的日落公園居民承受著沈重的房租負擔。這意味著他們將收入的一半以上用於住房。
紐約大學弗曼中心(NYU Furman Center)執行董事Matthew Murphy表示:「士紳化實際上是經歷了超額租金上漲的低收入人群的聚集,這導致流離失所。日落公園沒有像其他一些社區那樣被公開討論,且我認為它必須被公開討論。因為這是可負擔住房的問題。」
據悉,缺乏新的可負擔住房的原因,可能是該社區在2009年進行土地重新規劃。儘管在第五大道委員會等社區組織的壓力下,當時彭博(Bloomberg)政府還是拒絕了計劃強制包容房(Mandatory Inclusionary Housing) – 這要求在新住宅開發項目中,需要最少數量的可負擔住房。
市府改為在該地區繪制自願包容房(Voluntary Inclusionary Housing),從而為開發商提供了一個機會,以比其它方式所允許的數量最少的可負擔單元換取更高密度的建築物。自2014年以來,僅五個日落公園開發項目利用了自願包容房。
但正如圍繞工業城的爭論所顯示的那樣,紐約市的土地重新規劃變化是有爭議的,並伴隨著他們自己對遷移的擔憂。第五大道委員會執行董事烏茲(Michelle de la Uz)表示,隨著這座城市接近其目前約1,200萬的土地重新規劃容量,重要的一點是,吸引更多居民的重擔,不應完全落在低收入的有色人種社區上。
該報告提出了一些解決住房短缺問題的創造性方法,如將市政建築與可負擔住房相結合,將工業用地轉換為住宅用地,及修復被環保署(EPA)認為可能受到污染的、未使用的地方用於可負擔住房開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