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街頭小販參加集會。
華裔街頭小販參加集會。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包括華人在內的百餘名街頭小販13日冒雨在時代廣場舉行集會,呼籲市議會盡快通過一條由陳倩雯等市議員提出的旨在增加小販營業執照的法案。很多小販表示,他們在疫情期間無法出攤,沒有收入,也沒有得到任何政府補助。現在疫情減緩,想出攤又怕因為沒有執照被罰,左右為難。

根據紐約城市正義中心街頭小販項目的統計,紐約兩萬多街頭小販中93%是移民,如果按出生國家細分,中國出生的小販占到大約16%,是排在孟加拉裔之後的第二大群體。市政府目前发放的小攤販執照分兩種,一是針對普通小商品和雜貨類,1979年政府把這類執照的總數限定在853個,如今紐約的人口已經比那時增加了100多萬,但這個執照上限一直沒變過。另一種是食品攤位,這種里面又細分為允許全市範圍經營的、只允許在某個地區經營的、只允許在某個季節經營的,林林總總一共限額5200個,也是從1983年至今沒變過。
除了不受執照上限限制的退伍軍人攤位和無需執照的出售藝術品的攤位之外,所有小攤販都得面對一個悖論:要想在紐約合法擺攤必須申請執照,可是這些年剛來的新移民要想拿到執照根本就不可能。執照配額上限加上发出去的執照可以無限次續期,老人不出局,新人別說申請,就是連排隊等號的名單都進不去。執照申請上一次開放排隊是2016年,再上一次是1993年,從排上隊到拿到執照的時間,最起碼得十年。
陳倩雯、萬齊家等市議員2018年提出一條法案,要求從2019到2029年逐年增加發放小販執照,同時也增加執照申請價格。昨日參加集會的小販說,疫情之前這種情況已經使他們吃了很多罰單,疫情期間不能出攤根本沒有生意,很多人生活都成了困難,市府開放小販執照才能幫助他們走出困境。
疫情前在時代廣場擺攤多年的華裔小販白蕾說,時代廣場地區的小販受打擊尤其嚴重,其他地區很多小販都已經開始出攤服務本地顧客,但時代廣場小販們做的是遊客生意,現在根本沒有遊客。她說,時代廣場一些華裔小販沒有移民身份,得不到政府的紓困金或任何福利,不能出攤生活都很艱難。雖然街頭小販項目有籌款為小販會員們提供一些幫助,但也是杯水車薪。
白蕾說,雖然疫情期間市府停止向小販開罰單,但執法部門隨時可以再開始開罰單。如果市府可以開放執照,就算把申請費漲十倍,小販們也是願意的,而市府也可以增加收入。至於有實體店擔心小販氾濫會搶奪他們的生意,白蕾說,其實就算不發執照小販們還是照樣上街擺攤,開放執照對實體店並不會帶來不同。
布魯崙區長亞當斯和曼哈頓區長高步邁昨日也到場聲援集會者,他們說街頭擺攤是很多新移民的謀生手段,紐約有的是地方讓小販們在不影響實體店生意的情況下出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