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楷(講話者)與劉醇逸、金兌錫和多個亞裔維權團體在去年11月於法拉盛悼念宋揚。資料圖片
張楷(講話者)與劉醇逸、金兌錫和多個亞裔維權團體在去年11月於法拉盛悼念宋揚。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顏星悅紐約報道

受疫情影響,性行業進入「寒冬」。支持性工作者的維權組織紅鶯歌(Red Canary Song)聯合創始人張楷(Kate Zen)在接受Next City訪問時指出,除了疫情,法拉盛貴族化也令性工作者難以生存,她支持性工作合法化,並呼籲政府區分性工作者和性販運受害者。
「我見過很多前性工作者後來自己開了麵包店、洗衣店或按摩店,他們給紐約的小商業帶來活力。這是來自任何地方或任何文化程度的人可以籌錢並創業的方式之一。」她說,性工作者和性販運受害者不同,後者被迫進行性交易,而性工作者入行主要是因為錢,對於那些陷入困境的人來說,這份工作是重要的收入來源。
疫情爆發後,許多性工作者和按摩業者失去收入,紅鶯歌近期幫助數十名華裔業者渡過難關。2017年華裔按摩女宋揚墜樓而亡後,紅鶯歌就開始支持華裔業者維權。張楷表示,隨著法拉盛的豪華大樓越蓋越多,警方和房地產商正在把按摩女和性工作者趕出社區,讓他們在當地難有立足之地。
根據智庫組織「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一項研究,在2012年至2016年,被指控無牌經營按摩和提供性交易的亞裔人數增加了27倍;因無牌按摩而被捕的人當中,87%是亞裔女性移民。此外,從2009年至2020年法拉盛新增3075套公寓,僅次於布碌崙威廉斯堡(Williamsburg)社區。

 
性工作者和性販運受害者有不同

 
法拉盛貴族化的腳步似乎沒有停止,特殊法拉盛濱水土地項目(Special Flushing Waterfront District)在2月於第7社區委員會投票通過。該項目計劃在法拉盛市中心西邊規劃出一塊土地,建立豪華商住兩用大樓。紅鶯歌和多個社區組織反對該項目,「我們需要更多可負擔住房,而不是高級商店和豪華公寓。」張楷說。
為了幫助性工作者在不斷貴族化的社區中生存,紅鶯歌致力於推動紐約州性工作合法化,但有關提案去年未能在州議會通過。張楷指出,不是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是性販運的受害者,性販運問題確實需要解決,但執法人員很難區分這二者的區別,若性工作合法化,對業者和執法人員來說都是好事。
皇后區地區檢察官卡絲(Melinda Katz)於5月宣佈成立人口販運局,專門起訴販運者和性買主,不僅不會起訴性工作者,還會向他們提供咨詢服務,幫助他們尋找新的工作機會。但張楷表示,這些咨詢服務的提供者仍未能區分性販運受害者和性工作者,他們的目的是讓這些人脫離性工作,而不是幫助他們處理性工作中存在的種種問題。
如今,張楷已辭去紅鶯歌的職務,成為州眾議院亞裔特別小組總監,仍致力推動性工作合法化,為性工作者發聲。民眾可以訪問Next City網站了解更多內容nextcity.org/daily/entry/do-cities-have-room-for-sex-workers-to-ply-their-t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