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市長官邸格麗絲莊園外觀。Nicole Bengiveno/紐約時報
圖為市長官邸格麗絲莊園外觀。Nicole Bengiveno/紐約時報

上東城居民指出,市長官邸格麗絲莊園(Gracie Mansion)在紐約市警封鎖設障下,已經成為重門深鎖的堡壘。

《紐約郵報》報道,自5月底爆發反警示威以來,市長官邸附近加強了保安,現時周圍1畝的綠地都被警方鐵馬包圍。77街居民阿特伍德每天沿著東河濱海藝術中心跑步,但現在被路障擋路,「這簡直是荒謬,大概是為了阻止抗議者。市長封閉街道讓餐館戶外經營,讓行人有更多空間,這些都可以理解,但封鎖自己官邸的公園?這是令人沮喪的濫權,而且沒有任何意義。」

現時卡爾舒爾茨公園(Carl Schurz Park)也被封起來,市議員卡洛斯(Ben Kallos)表示,其辦公室已經收到數十宗投訴。

他說,「這些在疫情中堅持留在紐約市的居民,現在竟然被封得無路可走。我們收到很多不同的投訴,居民根本不明白市長為甚麼要這樣做。」

格麗絲莊園在2014年已經加高了圍牆,市長回應表示,警方正逐漸減少一些預防措施,「市長一如既往支持、保護第一修正案的抗議權利,部分路障是由於應對連場抗議活動而設。公園仍然對外開放,我們鼓勵紐約人繼續到訪美麗的卡爾舒爾茨公園。」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