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華人在朋友圈紛紛發布其他聯絡方式。
許多華人在朋友圈紛紛發布其他聯絡方式。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發布兩份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人分別與抖音國際版(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及微信母公司騰訊展開任何交易,行政命令將在45天後生效。其中,涉及騰訊的行政命令在適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禁止受美國管轄的任何人與任何財產,與騰訊展開涉及微信有關的任何交易(transaction)。

消息一出,華人社區內再度傳出「微信將被封殺禁用」的說法,一時間人人自危,紛紛在微信朋友圈公布自己的QQ、Telegram、WhatsApp、Line等通訊軟件聯絡方式,以防止45天後可能出現無法使用微信的「失聯」狀況。

律師籲華人團結發起挑戰

不過對於微信45天後究竟將受到多大的限制,普通民眾的基本通訊功能是否會受影響,律師認為目前尚無法確定。知識產權權威律師陳偉傑表示,特朗普的行政令對於交易(transaction)並沒有給出明確的定義,「如果是指商業交易,那麼就很明顯是指支付、轉帳等行為,但也有許多人通過微信談生意,進行商業溝通,如果要從廣義上看,這也可算作是交易,那麼打擊的面就會廣一些。具體實施時要看特朗普政府怎麼解讀這個行政令。」

陳偉傑認為,限制微信和限制TikTok有所不同,TikTok涉及到個人可識別資訊(PII)等問題,而微信則涉及公民的言論自由權等憲法方面的權利。陳偉傑表示,大選臨近,特朗普此舉與轉移視線、拉選票不無關係。他表示,微信在華人圈中被廣泛使用,如果完全禁止微信勢必將給許多人的生活帶來不便,而這種作法明顯針對的是華人群體。華人如果希望自己使用微信的權利不被剝奪,可以通過不投票支持特朗普、團結一致發起訴訟挑戰等方式向特朗普施壓,「現在華人必須要秀出自己的『肌肉』。」

陳偉傑指出,雖然每個國家都有本土保護主義的現象,「我也堅決反對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但如果要以犧牲公民的權利為代價,選擇性地打擊某一群體、危害人權和公民權的話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還有名為李凱文(Kevin Li,音譯)華人為了阻止微信被禁,在We the People和請願網站change.org發起了「微信不應被禁」的請願。上述請願在We the People上以獲得近5萬人簽名。

從目前的行政令文本來看,通過微信經商的人士將成為最受影響的群體。紐約資深地產顧問謝曉莉昨日就在朋友圈發布消息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電子郵箱、Telegram、WhatsApp等聯繫方式,她在末尾寫道,「我非常珍惜和您的相識,微信可能被封,為了保持聯繫,請咱們交換一下聯繫方式。」

通過微信經商者最受影響

謝曉莉表示,她的客戶中幾乎一半來自中國,一半來自美國,而大多數都是華人,微信是她與客戶們溝通交流的重要工具,「打電話、發信息、留語音都很方便。」謝曉莉說,雖然目前美國政府並沒有表明會全面封殺微信,但「為了以防萬一,先做好備用計畫。」

紐約電召車司機林托尼(化名)表示,許多華人電召車司機平時通過微信群進行即時溝通,普通民眾也早已習慣通過微信同國內親友聯繫,「如果真的被封殺,一開始大家肯定會不適應。」但他表示,美國對於微信的打擊對於騰訊來說可能並不是最大殺器,「騰訊在美國有那麼多投資,如果全部禁止交易,損失會很大。」

對於未來在微信上的交易可能被禁止,林托尼表示,自己的熟客手機上都記錄了自己的號碼,親朋好友也都能通過其他方式聯繫上,「唯一擔心的是曾經接過的散客可能因此而斷了聯繫。」一些華人團體也紛紛為此做出預案。人民大學北美校友會就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布通知稱,「鑑於當前局勢和未來可能情形,校友會特別建立兩個備用陣地,以便在微信平台可能受阻的情況下不失去溝通交流渠道。」隨後,文中公布了其在Telegram和領英上的帳號。

移民憂心生活習慣難改變

在美生活近9年的董凱西(化名)表示,微信是自己平時與在國內的家人、好友及同事保持聯絡的唯一工具,「以前還有QQ等軟件,但這幾年大家都用微信,所以漸漸聯繫人都轉移到了微信上。」她說,「如果微信被封,最大的困難是如何能找到可以替代微信功能的軟件,並把之前的聯繫人都轉移到那上面?短期內很困難,也很麻煩。」

此外,一些具有替代微信功能的軟件在中國也不能使用,董凱西說,「比如WhatsApp、Line在中國無法使用,這讓選擇面進一步縮小。」她說,自己的許多長輩年齡較大,好不容易學會使用微信,要讓他們再下載一個新的軟件進行聯繫也會為他們帶來許多不便,「普通老百姓真的是在中美之爭中最無辜也最慘的人。」

林托尼對此似乎並不太悲觀,「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總可以找到替代微信的通訊軟件,只是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林托尼說,2003年左右,在美華人還沒有微信這種軟件可用,「許多新移民都是排隊到共用電話亭給家人打電話,當時也這麼過來的。沒有微信的時候,華人電召車司機都是通過對講機聯繫,如果微信被禁,我們就再用回來就好了。」他開玩笑說,「就像和情人分手,一開始總會有點戀戀不捨,但時間會撫平一切。地球還是要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