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刑事司法和監禁改革獨立委員會近日撰文指出,多項研究表明,減少雷克島監獄監禁的犯人與最近紐約市槍支暴力事件激增之間並無關聯。資料圖片
紐約市刑事司法和監禁改革獨立委員會近日撰文指出,多項研究表明,減少雷克島監獄監禁的犯人與最近紐約市槍支暴力事件激增之間並無關聯。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負責撰寫關閉雷克島並在各區新建監獄計劃藍圖的紐約市刑事司法和監禁改革獨立委員會近日撰文指出,儘管紐約市警領導層認為司法改革是導致槍擊案激增的原因,多項研究表明,減少雷克島監獄監禁的犯人與最近紐約市槍支暴力事件激增之間並無關聯。

該委員會執行主任尼姆斯(Tyler Nims)表示,紐約市以及全國其他城市的槍支暴力事件呈增長趨勢,這是讓人痛心的悲劇。而這一現象的背景是在新冠疫情帶來的創傷、紐約近100萬人失去工作、警察合法性危機以及全國範圍內針對種族不公的抗議活動。
他指出,這並不代表著應當回到過去的有害做法或在結束大規模監禁和關閉雷克島這樣的長遠需求上倒退,「全州範圍的保釋改革立法和與新冠疫情相關的釋放的囚犯最初只是因涉嫌違反非犯罪性技術假釋或被市法庭判處不到一年的監禁而入獄的。相反,我們應該加倍努力滿足社區需求,並採取可靠的社區干預措施來製止暴力循環。」
該委員會引用了7月8日《紐約郵報》發表的一篇報道,該文分析了紐約市警自身的數據,以闡述缺乏證據表明,保釋改革導致了最近城市槍支暴力事件的激增。該文分析顯示,儘管紐約市到6月30日共記錄了528起槍擊事件,比去年同期的362起增加了46%,但根據1月1日通過的全州保釋改革法律釋放的囚犯中只有一人被指控槍擊。根據保釋改革計劃從雷克島釋放的大約1萬1000人中,只有91人(佔0.8%)被發現與今年的槍擊事件有關,「而在這91名犯罪嫌疑人中,有一半以上沒有被指控有任何不當行為,警局稱其中25名是『受害者』,另外24名是『目擊者』,很少有刑事司法改革的受益人製造槍擊案。」
文章還指出,截至6月中旬,為了減少新冠疫情在擁擠的牢房中傳播。關押有約2500名囚犯的雷克島釋放了275人,但紐約市警表示,與槍擊事件有關的只有9人,即佔釋放人數的0.3%。
在紐約警察局多次宣稱槍支暴力激增是由保釋改革以及紐約市最近採取行動將人們從監獄中釋放出來以減輕COVID-19傳播的一種方式之後,進行了這一分析。
NY1和Gothamist上7月9日刊登的文章根據從市長刑事司法辦公室獲得的數據進一步削弱了改革與犯罪增加之間的聯繫。文章指出, 在3月16日至7月5日之間,約有4500人從城市監獄中被釋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是因為繳納保釋金、服刑期滿、案件結案或由法官釋放而被遣送回家(所有程序均在正常時間內完成)。其中有1500人由於新冠疫情而被提早釋放,該數目小於紐約市警所說的的2500個人。這些人中有13%被重新逮捕了,而這些人因槍支指控或謀殺而被重新逮捕的比例低於經過正常程序被釋放的人因同樣原因被重新逮捕的比例。
法院創新中心和紐約市刑事司法局進行分析。 《紐約郵報》和MOCJ的研究證實了較早的發現,即開獄並沒有導致有意義的犯罪增加。 4月,負責紐約替代監禁方案的法院創新和刑事司法局中心發布了一份報告,該報告顯示,根據「6-A」方案,那些因短暫的城市監禁而獲得較早釋放的人進入法庭。在Rikers阻止COVID-19迅速傳播的地方,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標準。截止到4月,只有2%的被釋放者被重新逮捕,案件經理的遵從率達到92%。在隨後的分析中,三個月後再次逮捕了7%。
該委員會表示,正如公民犯罪委員會主席兼獨立委員會成員阿伯恩(Richard Aborn)在《紐約郵報》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現在正在進行一場指責遊戲,我認為這是沒有助益的。如果紐約市警發布一份明確的報告,解釋他們為什麼認為槍擊事件的增加與保釋金改革有關,那才是有助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