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碌崙地區檢察官甘沙樂。 甘沙樂辦公室提供
布碌崙地區檢察官甘沙樂。 甘沙樂辦公室提供

本報記者張之銘紐約報道

布碌崙地區檢察官辦公室9日(星期四)發佈一項分析報告。該報告概述了25人的不當定罪:他們因未犯下的罪行被判共計426年有期徒刑。該報告發現,84%的錯誤定罪,是由檢察官的行為造成的。而在其中的65%中,警察的行為起到重要作用。導致錯誤定罪的因素包括目擊者的證人失誤、未提供有利的證據、程序不當、供詞不可靠、及辯護不力。

民權律師Ron Kuby說:「這是一個地區檢察官辦公室有史以來對錯誤定罪的最全面、詳盡、徹底的分析。」該報告詳細說明瞭逾三十年的不當行為及錯誤,且這些行為致二十多起錯誤定罪。

據悉,該報告的作者們旨在展示錯誤定罪如何持續存在及將來如何消除它們。撰寫報告的定罪審查部門,是在已故布碌崙地區檢察官湯普森(Kenneth P.Thompson)的領導下成立的,後在2014年擔任布碌崙地區檢察官甘沙樂(Eric Gonzalez)的法律顧問。

該報告發現,不良的起訴行為助長了絕大多數不法行為。在一個案例中,它確定了「出於政治動機的起訴」。該報告稱:「綜上所述,這裡討論的錯誤定罪都表明作為一個機構的起訴的失敗之處:無論是個人檢察官的行為、集體決定、還是未能適當地培訓或指導檢察官。」

該報告撰稿人之一、Innocence Project的律師Nina Morrison說,調查結果突出致布碌崙許多錯誤定罪的諸多因素。Nina Morrison說:「在這些案件中,最大的共同因素(是地區檢察官辦公室自己確定的)是其自己的檢察官或大多數情況下的前檢察官的行為助長不當定罪。」

Nina Morrison說,該報告還在檢察官辦公室發現一種文化:在這種文化中,憑薄弱的證據起訴不僅可以,且是被期待的。Nina Morrison說:「在大多數情況下,DNA證據並不是發現他們逮捕或指控錯誤的人的唯一途徑。在許多此類案件中,從被捕之日起,起訴案件的缺陷就顯而易見了。」

此外,該報告還顯示警察如何影響65%的定罪。該報告指出:「在大多數(定罪審查部門)免罪中,供詞與證人證詞的可靠性問題引起嚴重的『危險信號』,應促使進一步調查。但因井蛙之見及確認偏差,故沒有進一步調查。」

從2014年起持續至2019年上半年檢查分析了定罪審查小組對20宗案件的建議,且涉及在過去三十年中被定罪的25人。報告中提到的那些人包括24名男性與1名女性。除一人外,其他所有人均為黑人或有色人種。其中3人在被定罪時,還未滿18歲。大多數案件是80年代及90年代發生的、涉及使用致命武器的單受害者殺人案。最早的罪行發生在1963年。最近一次犯罪發生在2011年。

該報告指出,所有的定罪判決都被撤消。但3名被定罪的人在監獄中死亡,且在死後被免罪。該報告稱:「在這些案件中,許多被定罪的人被關押數十年,並造成非常嚴重的個人、家庭、及更廣泛的社區後果。」

甘沙樂在談及困擾全國的有關佛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抗議活動時寫道,現在是美國執法部門承擔起責任並認真處理其過去的時候了。

甘沙樂說:「我們被要求做得更好。我相信我們可以且會做到。我相信,要想做得更好,我們必須對過去的錯誤、尤其是在我們現在工作的機構中的錯誤予以仔細處理並保持透明。本著這種精神,我希望這份報告將為今後的工作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