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了解,警隊內部也對解散反犯罪部門十分不滿。Demetrius Freeman/紐約時報
據了解,警隊內部也對解散反犯罪部門十分不滿。Demetrius Freeman/紐約時報

本報訊

警方統計數據顯示,紐約市警務處於6月15日解散了便衣警察的反犯罪部門後,全市槍支暴力爆發,在6月最後2周內,槍擊事件數字是去年同期的3倍。

據《紐約郵報》報道,期內槍擊事件由38宗升至116宗,增幅高達205%,而今年受槍傷的人數也由去年47人,大升238%至157人。
紐約市警務處指出,這是24年以來槍擊事件最多的6月,合共有205宗槍案,上一個紀錄是1996年的236宗。在市警務處長謝伊宣布解散反犯罪部門,並把600人重新分配,2天後就出現第一名受害者,35歲的格拉斯哥在布碌崙東49街一次家庭聚會後在門外被槍殺。
格拉斯哥的母親表示:「我覺得這有如把街道雙手奉還給罪犯,實在不應解散反犯罪部門,無論他們有任何問題都始終可以解決。這本來可以挽救許多生命,不只是我的兒子。」
市長白思豪曾經形容反犯罪部門是精英,事實上,雖然他們一直以來取得理想成績,但做法卻充滿爭議,包括史丹頓島非裔男子加爾納死亡事件。
謝伊在宣布解散時曾形容,反犯罪部門是「截停搜身」的遺物,他也稱讚便衣警察們的工作表現非常出色:「但我再次認為,現在是時候向前邁進並改變紐約市的警務方式」。
然而,有些人認為謝伊的決定是出於政治動機,以平息抗議警暴行為的示威者的情緒。
前反犯罪部門主管兼「警察生命也重要」創辦人沙展因佩特拉里切說:「沒有了這個工具,要解決日益嚴重的重罪、槍擊及非法槍支湧入社區,將變得更加困難。」他直言,部門對於謝伊的宣告感到沮喪。
市警務處高層在回應槍案激增時,似乎也盡量迴避解散反犯罪部門的影響。謝伊本周在接受PIX11訪問時,曾稱是由於保釋改革令刑事司法系統無法正常運作,並呼籲奧本尼盡快解決。而白思豪則一直對此保持沉默,只表示「不會允許槍支暴力在紐約市繼續增長」,卻未提出任何具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