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奢珠寶店APM遭砸窗入室搶劫,店內珠寶洗劫一空。
輕奢珠寶店APM遭砸窗入室搶劫,店內珠寶洗劫一空。

本報記者孟莎、丁文妍紐約報道

經又一夜混戰,又一批商家慘遭襲擊。在以各類時尚高奢品牌集聚著稱的蘇豪區成為5月31日當晚重災區,沿途必經的華埠小商家又再一次成為犧牲對象。包括華埠兩家店鋪在內,當夜共有22家店舖遭損毀。趁打砸破壞的混亂之際,實施搶劫的劫匪間亦發生爭執,繼而引發槍戰,數人受傷。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當晚,暴力示威人群從布碌崙大橋經華埠聚集至蘇豪區。沿途在經過華埠時,對位於格蘭街上的維康西藥房以及位於茂比利街88號的店鋪實施了打砸盜竊。

位於格蘭街的維康西藥房櫥窗玻璃完全被砸碎,且破壞了店內的監控攝像頭,店員表示疫情期間藥房只營業到下午4時,晚上遭到打砸搶時是對面的居民看見並報警,店內損失暫時還未統計完成。看到被砸毀的門面,店員心有餘悸,「疫情還沒結束,現在又來這個,怎麼不怕。」

相比於華埠,蘇豪區成為寶圖的重點攻擊目標。行至蘇豪區,暴力示威人群遂沿著百老匯街、春街(Spring St)等高奢品牌集聚的街道開始展開大規模的打砸搶劫行動,奢侈品店舖香奈兒首當其衝。
店舖紛遭塗鴉

百老匯街上,MAC、李維斯(Levi’s)、Zara、Lululemon、無印良品、優衣庫等店舖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不僅如此,「F-k 12」、「F-k NYPD」、「黑人性命也是命」(Blck Lives Matter)、「無正義無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等標語被醒目地噴在櫥窗或防護木板上。

根據警方,這些店鋪中損失最大的就是奢侈品店舖香奈兒。暴徒當晚帶著錘子和長刀短劍,破壞店鋪後入內洗劫一空。香奈兒第二日在店舖櫥窗一圈裝上防護木板,無法看到店內具體情形,但警方表示,這些暴徒當時並沒有出現任何示威活動,「有千人左右,只有搶劫和槍擊。」

Lululemon的整個店面玻璃破碎,碎玻璃渣鋪了一地,櫃檯上的一些物品不翼而飛。這家店的員工Rick站在警方拉起的警戒線外,無奈表示,其實當晚是有一個保安在現場的,「但是有什麼用呢,他們來了四五十個人。」Rick稱目前接到的消息是立刻裝上防護木板,短期內不會開門,晚上仍然會有保安執勤,「希望能有最好的情況。」他苦笑道。

連日的打砸搶讓商家們提心吊膽,沒有鐵閘門的店鋪紛紛行動起來在店面前裝上防護木板,蘇豪區各個街區昨日白天隨處可見工人施工,曾經五顏六色的街區如今清一色變成了黃黃的木板。華埠也不例外,市警五分局附近的雲尚米線也在緊鑼密鼓地施工,工人楊師傅一邊將釘子牢牢地敲進木板中,一邊表示這是為了防止被砸,尤其是店鋪的位置離警局太近,更需要防患於未然。

在於春街上的香奈兒進行搶劫時,搶劫者之間因物品所屬發生衝突,繼而引發槍戰。警方表示,槍戰造成2人受傷,目前正在住院接受治療。由於案件目前仍在進一步調查中,尚無法確認傷者身份,但據初步判斷,應為搶劫人員之一。

警員取消休假上班

在於當晚的維安控爆過程中,市警一分局一名警員在抓捕嫌犯的過程中手腕扭傷,無大礙。市警五分局一名警員則遭磚塊擊中頭部,所幸傷情較輕,除有淤青外亦無大礙。

截至昨晚發稿,市警五分局內仍尚有16名被捕者在等待案件文件收錄工作的完成。

據悉,為應對當前局勢,不少本在常規輪休以及休假中的警員均已重返五分局,參與到警局的相關工作中,並將於今日起開始12小時工時。有警員表示,在應對示威遊行的前三日工作中,曾工作了40個小時,笑言當時「只想洗把臉。」

目前,因暴力抗議示威導致受損的店家數量正在不斷激增。有商家反映,多次致電報警未能等來警方到店了解情況。警方表示,市警始終以保護民眾生命為優先,當前這一特殊時期望民眾予以理解。受損民眾可保留相關證據記錄,前往所在分局進行報案和填寫報警記錄,等待警方隨後的調查與處理。

體育用品店Lululemon在當晚襲擊中損失慘重。

被示威者砸毀玻璃窗的華埠維康西藥房已加蓋上木板,預防在隨後的遊行示威中再遭損失。

華埠雲尚米線店t正在加裝木板裝置。

警方分佈在蘇豪區街頭,加強街頭維安力度。

從Lululemon被砸毀的櫥窗望進去,店內一片狼藉。

蘇豪區愛迪達斯店玻璃窗遭砸毀,並被噴上弗洛伊德姓名。

在蘇豪區隨處可見,正在忙碌安裝木板,防範再遭砸窗搶劫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