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加布茲(左)被稱為紐約的新冠「零號病人」。臉書圖片
律師加布茲(左)被稱為紐約的新冠「零號病人」。臉書圖片

本報訊

在紐約州負責照顧新冠「零號病人」的護士提出訴訟,指責由於醫院嚴重失職,最終導致她及家人也飽受新冠病毒的摧殘。

《紐約郵報》報道,根據原告律師指出,布朗士維爾(Bronxville)紐約長老會勞倫斯醫院(NewYork-Presbyterian Lawrence Hospital)的醫護人員和其他人被當成為新冠病毒屠殺的犧牲品。
匿名護士於上月30日向曼哈頓最高法院提出訴訟,稱於2月27日為患病律師加布茲(Lawrence Garbuz)進行護理。

現年50歲的加布茲被州長柯謨稱為新冠「零號病人」,入院時初次確診為肺炎並出現明顯的新冠感染跡象,但在5天之後才進行測試。

法庭文件稱,另一位負責重症監護的護士於2月29日告訴醫生,認為加布茲是感染新冠病毒,但當時未受理會。一天後,原告護士向其主管「表達嚴重擔憂」,稱加布茲出現明顯症狀。此外,該護士及其他工作人員只獲分配外科口罩,而不是院方規定接觸新冠病人需要使用的N-95口罩。

加布茲一直到3月2日才對病毒進行測試,但這時,原告護士已經接觸到病毒並傳染給丈夫和兒子。

訴訟指出,該護士及其家人因而遭受嚴重、不可逆轉的傷害,包括肺功能下降或喪失、精神痛苦,以及其他身體和精神傷害。

紐約長老會勞倫斯醫院被指無視「零號患者」出現的症狀,也沒有向衛生工作者提供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院方目前未有就指控作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