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紐約疫情似有緩和,但專家稱移民人口仍屬高危。美聯社
雖然紐約疫情似有緩和,但專家稱移民人口仍屬高危。美聯社

本報訊

紐約市自新冠封城至今已有超過2個月,街上大部分人都戴著口罩,而且相隔6呎社交距離,勤洗手的呼籲也深深印在腦海,但為甚麼仍然繼續有人受感染呢?

雖然加強了衛生意識,但三州地區過去2星期仍有超過4萬7000人對檢測呈陽性,僅在紐約市就超過1萬3000人。單是上周,紐約及新州有超過2800人因出現症狀而送院,雖然已較高峰期每星期2萬人大幅回落,但仍是個可觀的
數字。

《紐約時報》跟醫生和醫院高層、公共衛生官員、移民團體以及患者本人進行深入討論,以了解紐約市內到底誰屬高危。

首先,醫生們表示,他們每天長時間接觸陌生人,自然有更大危險接觸病毒。布碌崙醫院中心急症科主任蘇扎說,「現時大部分高危者其實是醫護人員,之前社區及養老院高危的情況,已經轉到這裡。」
維權組織「為紐約開路」( Make the Road New York)代表指出,以移民為主的「必不可少」類別工人仍是高危者,當中包括建築工、送貨工等。西奈山醫院的駐院醫生帕帕斯說,很多人在上班期間受感染,更把病毒帶回家中。

與此同時,成千上萬居住在狹窄空間的紐約人,也成為病毒傳播的主因。服務近80萬西語裔及華裔的醫療服務網絡Somos,其創始人塔拉吉表示,儘管官方統計的病例數字有所放緩,但在擁擠公寓內的傳播情況仍然嚴重,更有許多人由於語言障礙或移民身分而害怕接受測試。

此外,老人仍然是疫情期間的高危一族,紐約州衛生廳於5月3日至5日對113間醫院進行調查,發現有六成的新入院患者年齡超過60歲,近四成超過70歲,而醫生也稱當中很多來自輔助生活設施或養老院。

年齡之外,收入及種族也揭示出疫情的新發展,在過去2星期內,陽性測試率最高的10個郵編中,有4個位於布朗士,當中包括10453莫里斯高地及10452高橋,這2區的家庭收入中位數在2萬9000元以下。

根據紐約市數據,佔全市人口不足三成的西語裔成為「重災區」,從4月27日至5月13日期間,西語裔佔全市死亡人數高達37%、佔住院病患30%,而測試呈陽性但未住院個案更佔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