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毓琳在會上講話。
牛毓琳在會上講話。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紐約州眾院亞裔特別小組昨(20)日舉行網上研討會,請來亞、非裔社區多位參與者,就亞裔社區存在的對非裔的歧視,和如何消除這種歧視,在亞非裔之間建立反歧視聯盟進行研討。與會者表示,亞裔長久以來希望融入主流,結果卻仍不被接受,只有團結其他少數族裔一起為反歧視抗爭才有出路。

會議由亞裔特別小組總監張楷主持,小組共同主席、州眾議員金兌錫和牛毓琳在會上講話。張楷說,很多人認為針對亞裔的歧視,而不是亞裔對非裔的歧視才應該是這次會議的主題,但亞裔受到的很多歧視在別的社區也一樣發生,而且持續時間更長,亞裔應該著眼與其他社區建立聯盟。

牛毓琳說,新冠疫情開始後,低收入和少數族裔染病率高,又得不到應有的幫助。「我不相信這是我們體系崩潰,體系本來就是嫌貧愛富,我們需要改革體系。」她說。牛毓琳說,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讓社區雪上加霜,而少數族裔社區之間關係被挑撥,為爭奪資源互不相讓更令人憂心。

金兌錫說,他在八九十年代長大,曾經經歷很多反亞裔的歧視。亞裔第一代移民一心想要融入主流,以為只要遵守規矩,努力工作就可以被接受。但現在二代三代亞裔仍然被當成外國人,同時亞裔又被放在其他少數族裔的對立面,好像亞裔本身已經不再受到歧視。「如果沒有相互之間坦承的對話,一切『手牽手一家人』的和諧圖景都是虛假的。」他說。

亞裔女性主義聯會共同創始人Tiffany Tso說,目前對亞裔的歧視令人想起9/11之後南亞裔的處境,以及更早的陳果仁事件、排華法案和日裔集中營。但對很多年輕亞裔來說這是第一次直面赤裸裸的歧視,更應該意識到應該與其他少數族裔站在一起。

哈佛Berkmen Klein中心非裔研究員Mutale Nkonde說,移民來到美國,想要的都是安全、富足的生活和為孩子打造美好的未來,但社會和經濟系統對白人和與白人接近的人給予優待,這也是亞裔歧視非裔的深層原因。

其實非裔和亞裔都是歷史產物,歷史賦予白人選擇權,少數族裔卻沒有,「我們都很痛苦,不要互相傷害。」她說。

女性組織Amplify Her皇后區主任Falicia Shinh說,在印度很多廣告都是白人模特,在美國的南亞裔也一樣嚮往白人的生活,相信只有模仿白人才能過得更好。「亞裔努力想要融入主流,但這同時也造成了自我隔離,導致亞裔與其他應該聯合在一起的少數族裔疏遠。」她說。

一些高中生也就特殊高中考試等問題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