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筱箐

紐約市政府昨日公布了各族裔新冠肺炎死亡的統計數據,在各族裔中,亞裔佔比例最低。在紐約市佔人口比例14%的亞裔只佔新冠死亡病例的7%。而佔人口29%的西語裔占死亡病例的34%,在各族裔中居首。佔人口22%的非裔占死亡病例的28%,而白人佔死亡病例的27%,略低於其在全市人口中所佔32%的份額。

剛好,紐約市最近也才剛公布了今年特殊高中錄取數據,亞裔學生佔特殊高中錄取總人數的54%,白人佔25.1%,非裔和西語裔分別佔到總錄取人數的4.5%和6.6%。

這兩組數據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中卻有微妙的內在聯繫。它們就像一座塔和它的水中倒影,而亞裔無論乾坤如何倒轉,都處在最令人豔羨的位置。這令亞裔看上去好像是上帝的寵兒,天生得了路路暢通、驅魔避害的御賜金牌。但深挖背後的真正原因正好可以揭示出族裔問題中常被忽視的真相:那些表面上看上去是膚色人種帶來的先天差異,其實都有與種族無關的解釋。

在疾病方面,西語裔無身分移民人數眾多,感染病毒後不敢去醫院看病;非裔因為歷史原因對醫療體系本身就不信任,而這個族裔患糖尿病、心臟病等基礎病的比例較高。加上這兩個族裔低收入者較多,疫情開始後為了生計無法做到居家避疫,而這兩個族裔聚居的很多地區醫療資源也低於平均。正是這些因素的綜合作用,導致了非、西裔死亡比例較高的結果。

而紐約市亞裔的四分之一生活在貧困線下,這個比例與非、西裔旗鼓相當。但亞裔平日大多省吃儉用,攢下積蓄以備不時之需,所以尚有餘力居家避疫。而亞裔,特別是華人,從疫情在中國剛開始蔓延的時候就緊密關注事態的發展,對防疫須知早就瞭如指掌。在本土美國人還以為新冠病毒只是「別人家講的鬼故事」時,亞裔就已經開始勤洗手、戴口罩、儲備糧食。

亞裔在死亡人數中所佔的低比例,說到底不是因為依仗了什麼神奇的DNA,而只不過是因為我們一直堅信的那句未雨綢繆的老話兒,讓我們得以搶佔了先機。

特殊高中考試又何嘗不是如此?亞裔家長寧可砸鍋賣鐵也要為孩子換來最好的教育,亞裔孩子為了準備考試恨不得頭懸梁錐刺骨。亞裔在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中的出色表現,說到底也不是依仗了天生聰慧過人的頭腦,而是這個族群人人皆知的老理兒:即使資質平庸,只要提前準備,也可以笨鳥先飛早入林。

其實,只要放下偏見,亞裔的成功任何人都可以複製。怕就怕有人執意要把膚色當成問題的全部,拒絕去深究背後的原因。這種做法往好裡說是短視,往壞裡說其實跟當年試圖從生理解釋上把有色人種置於白人之下的優生主義(eugenism)沒有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