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3月29日星期天下午,紐約市警務署長Shea宣布,到昨天為止,紐約市警察局已經有三名員工因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而去世,包括昨天早上在布朗士區中央醫院去世的第一位制服警員,他是一名有23年警齡服務於曼哈頓哈林區32分局的黑裔警探Cedric Dixon(圖),另外兩名去世的警察局員工包括服務於紐約市警總局的62歲清潔工Dennis Dickson和服務紐約市警察局7年任職於布朗士區49分局負責行政工作安排警員排班工作的Giacomina Barr-Brown。
據Shea透露到今天星期天為止,確診新冠肺炎病毒的警員人數已經接近800人,比昨天星期六多出將近300人,申請病假的警員人數已經接近5000人,相等於差不多整個警察局員工總數的14%,估計到明天星期一早上確診新冠肺炎的警員人數將會超過900人,這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數字。據不衕渠道收集回來的信息顯示,大部分確診新冠肺炎病毒的警員都是偵探部的警探,因為他們長時間都是在同一個辦公室進行室內工作,共同使用同一衛生間,空氣傳染和直接手部接觸傳染機會非常大,而且警察局內的員工幾乎沒有任何人佩戴口罩,而且每一班換班的巡邏警員都擠在一個細小狹窄的會議室里進行點名排班工作,都在同一個電器房里領取執法記錄儀、對講機電池,幾乎所有警員都是「擦肩而過」,根本達不到所謂的6尺社交距離,而且所有警員都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在點名分配工作Roll Call前和領取工作Assignment后等待換崗接收警車前都喜歡聚集在一起喧嘩聊天,幾乎從不佩戴口罩,大部分警員在處理平常的案件與市民接觸時都極少佩戴口罩,這就造成極大的空氣傳染和直接接觸傳染的風險。
在這新冠疫情無處不在的情況下,很多警員在警局內的個人衛生細節也沒有得到重視,例如每天上班進出警局大門時、進出更衣室時、進出警局休息室時乃至上廁所時長期反覆用手直接接觸門把、在每天上班中途回警局吃飯時間簽署警局備忘錄Command Log和每天下班簽名的Sign out Roll Call紙上接觸后都沒有及時洗手消毒而把可能的病毒傳染到自己手裏再不經意的擦眼睛、鼻子和嘴巴而感染上新冠肺炎病毒,這種種的疏忽就是警員容易感染病毒的禍根。大部分警員對新冠肺炎病毒沒有更深一層的了解,這也是受到政府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誤導有關,包括甚麼「有病就沒有必要佩戴口罩」「佩戴口罩會造成對社會恐慌」之類的荒唐之說,就連總統特朗普都向民眾灌輸新冠肺炎就像一種厲害一點點的流感一樣,有一天會無緣無故的自動消失之說法,真是天荒夜談。
如果警員不糾正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認知和改變自己平常的衛生習慣,估計警員患上新冠肺炎病毒的情況會繼續惡化,到時候會對警察個人、家庭、社會的治安環境帶來不可控制的后果,如果警察都不能好好保護自己,那麼還談甚麼保護市民和紐約市的安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