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對前景困惑的年青人,在墳場玩樂最能反映他們想改變環境的無力感。
三位對前景困惑的年青人,在墳場玩樂最能反映他們想改變環境的無力感。

本報記者周靜然紐約報道

經過去年夏天香港反修例引發全球矚目的社會暴亂事件至今仍未完全過去,選擇1997年陳果拍攝的「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公映,那群對家國沒有歸屬感、對明天不存盼望的迷失一代年青人,這部電影好像從1997就預估了 2019年這動盪一幕,修復版「香港製造」今起在下東城Metrograph影院放映。
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是香港導演陳果拍攝的第一部獨立電影,為「九七三部曲」的第一部,其餘兩部為《去年煙花特別多》及《細路祥》。電影由劉德華投資及監製,只以五十萬港幣成本及五名工作人員拍攝,拍攝所用的膠卷皆為過期貨或由其他電影公司捐贈的「片尾」,演員亦全為業餘性質,1997年10月上映,大獲好評並收穫多個獎項,使香港電影界重新審視獨立電影製作對其發展之重要性。
電影是幾位問題少年在沙田瀝源邨發生的幾段慘烈而失敗的青春故事。阿珊,一個受到情傷後最終選擇留下兩封遺書從高處跳下自殺的女中學生;中秋,一個由於家庭父母的原因而淪為好勇鬥狠的街頭小混混;阿萍,一個身患腎病絕症的頻死少女;阿龍,一個總被人欺負但也一直被中秋罩著的弱智男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這幾位缺乏社會人情關愛的邊緣少年男女。
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於1997年上映,是一部低成本製作及起用非職業演員的地道作品,亦是其中一部最能表現當時社會時局與港人心態的港產電影。影片2017年完成修復,適逢香港回歸二十周年,令它成為最適合香港觀眾重溫的經典港片。
電影完成後亦波折重重,當時的本地電影節並沒有接納此片,連上映也有困難,若不是有心人另搞放映,引來外地電影節紛紛邀請,《香港製造》早已長埋倉底。諷刺的是,此片的電影修復,竟然是由外地的電影節主張進行,之後被本地電影節大肆宣傳作重點放映,一部命途曲折的遺珠電影,和香港的歷史進程,竟然也暗暗扣上。
陳果導演越洋接受訪問中一再強調,電影是針對「九七」問題及自身的遭遇,有感而發促成的作品。九七前後的香港人對前途冷感,年青人對明天不存希望,把電影和97後至今20年的香港社會對讀,電影卻意外寫中了香港的命運。
經歷過佔中運動和雨傘運動,社會嚴重撕裂,本土派興起,社運青年充滿無力感。這和《香港製造》裏屠中秋的社會身份類似。電影參照當時的社會實況,尤其深刻的是中秋父親「包二奶」的情節。香港人的身份似是孤兒,對「父親」的血緣重視,卻不能接受「新母親」,中秋對父親組織新家庭感到仇恨,但當到了「新母親」的家時,母親的關愛卻令他動搖,這正正是回歸後香港人的心態。
陳果表示,最初創作時,本想寫青少年的百無禁忌,但越做資料,越發現九七一代的年輕人沒想將來,沒有出路。這幾個社會弱勢,一個被害死一個絕症死,幾個年輕人都係社會底層,這些人從來都存在,只是巧合地與時代背景掛勾了。現在,巧合地時代到了這裡,這麼多撕裂、爭拗,你才會覺得它是反諷,帶著濃烈社會批判和對時代的隱喻。
修復版的「香港製造」3月6日起在曼哈頓下東城Metrograph影院放映,地址:7 Ludlow Street(夾Canal Street)。

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是其中一部最能表現當時社會時局與港人心態的港產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