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美聯盟政策政策和研究總監時浩煒(Howard Shih)指出,「衛星寶寶」在人口普查中被遺漏將對華裔及亞裔社區造成負面影響。
亞美聯盟政策政策和研究總監時浩煒(Howard Shih)指出,「衛星寶寶」在人口普查中被遺漏將對華裔及亞裔社區造成負面影響。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在即將到來的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中,新澤西5歲以下的華裔兒童將是最易被低估的人群之一。服務亞裔的全國性倡權組織亞美聯盟的專家指出,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是華人社區普遍存在的「衛星寶寶」現象。

「大部分出生在美國的『衛星寶寶』基本上無法計算,」亞美聯盟政策和研究總監時浩煒(Howard Shih)表示,「因為他們在0至4歲的學齡前一直都在中國,在人口普查進行時他們會被遺漏。」

時浩煒指出,上述無法精確計算「衛星寶寶」的問題將對社區造成負面影響,導致分配給華裔兒童的資金最終將低於實際需求。

「衛星寶寶」一般是至在美國出生的、在嬰兒時期暫時被送回父母或親屬的祖籍國由祖父母或姨媽等撫養長大的孩子。這種逆向移民的父母子女分離的現象在許多華裔移民家庭都出現過,父母這樣做的原因主要是為了能夠繼續在美國工作,為孩子提供物質支持。

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社工系鄺錦文等人於2009年對新澤西和紐約地區的219名華裔孕婦的調查顯示,57%的人在認真考慮將剛出生的孩子送回中國,受訪者中大部分人表示,他們想要在孩子滿4歲後把孩子接回來。

時浩煒表示,「當『衛星寶寶』突然返回美國後,當地孩子的數量短時間內會有一個較大的增長。而實際情況是人口普查局並沒有這些孩子的信息。所以在接下來的10年裡,他們沒有被算進去。」時浩煒說,在新澤西,人口普查局通常會根據每年的出生記錄、死亡記錄以及誰移民進來來對州內的孩子的數量進行一個新的估算。「如果『衛星寶寶』不在最初的基礎數據裡,人口普查局沒有辦法將他們囊括進去。當孩子們回到美國,他們不在未來10年的數據裡,聯邦和州的撥款也不會對他們和所在的學校有所支持。」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新澤西約有15萬名兒童生活在難以計算的區域裡,該人數佔新澤西州所有5歲以下兒童的28%。與此同時,約有230億元的聯邦撥款將依據人口普查數據分配給包括醫療補助(Medicaid)、糧食券和啟蒙學校等多個項目,因此所有的孩子都應當被計算在2020年人口普查中。

如果新澤西的「衛星寶寶」不被計算在內,當地的學校可能無法獲得及規劃使用聯邦、州及地方的各種資源和撥款,而這些資源將被投入到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務中,一旦華裔「衛星寶寶」返回美國,他們也將要使用到上述資源和服務。

時浩煒說,「學區無法根據新的或未來的需求修建新的學校。即便『衛星寶寶』現在不在學校裡,但人口普查數據將影響他們未來10年的生活。他們基本上將會在處於劣勢的情況下完成小學。」

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新澤西的亞裔人口自1970年以來增長了逾1400%,從最初的不到4萬8000人增至2010年的逾72萬5000人,其中包括13萬4442人。新澤西絕大部分亞裔居民都是移民,或者出生於美國境外。

此外,移民身份對於華裔移民參與人口普查也起到了較大的影響。許多華裔移民缺乏對參與人口普查的意識也是他們參與度不高的另一原因。亞美公義促進中心一份調查顯示,僅有47%的亞裔知道無論民眾的移民身份如何,都應被計算入人口普查內。而許多無證亞裔家庭或那些有多種移民身份的家庭仍舊擔心如果參加人口普查,將令他們面臨風險。時浩煒說,「我認為他們不完全信任人口普查,因為他們害怕一旦參與就會成為移民執法部門的目標。」實際上,幾乎所有新澤西的倡權組織和社區組織都試圖告訴移民,不必為上述問題擔憂,因為目前已有許多法律對此有所規定,人口普查局不可能與任何其他政府部門分享信息。

包括華人家庭在內的大部分亞裔社區此前從沒有經歷過美國的人口普查。為了提高他們的參與意識,倡權人士表示,應當讓華裔社區領袖了解人口普查的重要性並將這些信息傳達給他們所服務的社區民眾。

「這是我們目前在新澤西做的關鍵工作之一,」時浩煒說,「我們向社區領袖提供工具和信息,他們是社區所信任的聲音。我們讓他們幫助我們告訴社區成員,他們應當填寫人口普查局的表格,讓美國政府和世界知道,你的社區在這裡很重要。」

(該文是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合作媒體中心「2020人口普查:新澤西算數」項目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