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州眾議員牛毓琳26日在下東城召開里民大會,就區內選民關心的熱點問題與民眾溝通,並徵求民眾對今年立法和預算重點的意見。在教育問題的專節討論中被問及特殊高中錄取改革和取消天才班的建議時,牛毓琳則提出,紐約教育的種族分化問題不應只著眼三所特殊高中,應該從根裡進行徹底的改革。

昨日的里民會長達五個小時,分為房屋/老年服務、經濟公正、教育、民權、環保和交通六個專節,由牛毓琳親自主持。她向民眾介紹了這些議題上州長的預算計劃以及她自己的看法,也邀請服務組織和民選官員代表分享他們各自的觀點。在教育專節的討論中,第一學區社區教育理事會主席派娜(Naomi Pena)、第二學區教育理事會主席谷川(Shino Tanikawa)和優質教育聯盟維權主任安薩莉(Zakiyah Ansari)等就此做出深入討論。

派娜說目前州府的撥款嚴重低於應有水平,使教育面臨危機,精神健康,無家可歸學生,家庭貧困等問題頻出,學生不知如何排遣憂慮,引起行為規範問題。問題出現後也沒有足夠的社工幫助他們。而社區貴族化嚴重,很多從小和她一起在政府樓長大的朋友因為紐約消費太貴都搬到外州了,新搬來的人很多並沒有小孩,他們住在紐約光顧酒吧,幾年後成立家庭再搬走,使得這個區貴族化嚴重。

谷川說,目前的教育制度對考試的過分依賴,加上校舍嚴重擁擠,華府那些制定教育政策的人很多是「好學校」畢業的,但她說好學校不是培養出成績高的學生,而是有熱情和同理心的學生。「州教委正在考慮修改稿畢業要求,應該好好考慮這個問題。」安薩莉說,今年州長的預算稿中,公校經費增加了3%,但特許學校經費增加了5.3%,而現在紐約市每年已經為特許學校花費20億元,非常不公平。

被問及特殊高中問題時,牛毓琳表示天才班和特殊高中很重要,但也得意識到還有特殊教育學生也必須得到服務。她認為特殊高中改革只不過是市長意在從州府奪取全面教育掌控權的幌子。她認為目前教育不平等的根源就是州府的教育資金不平等,「全市有400所高中只有三所特殊高中,不要一葉蔽目不見森林,問題出在根上,但市長只把目光放在三片葉子上,假裝這樣會讓樹健康成長。」牛毓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