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托斯去年10月28日出庭時,並對控罪拒不認罪。Jefferson Siegel/Media Pool
桑托斯去年10月28日出庭時,並對控罪拒不認罪。Jefferson Siegel/Media Pool

本報記者許可紐約報道

去年10月,24歲的嫌犯桑托斯(Randy Santos)在華埠製造了駭人聽聞的血案,4名遊民在睡夢中死於桑托斯的鐵棍下,另一名遊民身受重傷。紐約最高法院21日對桑托斯案續審,該案因桑托斯精神鑒定問題而進展緩慢,其辯護律師稱,目前仍在尋找合適的心理醫師對其精神狀況進行鑒定,檢辯雙方律師交換更多信息後,審理此案的沃德(Hon. Laura Ward,音譯)將於3月2日再次開庭。

中午1點左右,身穿橙色囚衣白色打底衫的桑托斯雙手反銬,在2位獄警的押解下面無表情地進入法庭。去年10月28日桑托斯在出庭時,面對4項一級謀殺罪、1項一級謀殺未遂罪、1項二級謀殺未遂罪和1項一級襲擊罪拒不認罪。其律師列文(Arnold Levine)向法官表示,將尋求以心理健康問題為其辯護。
檢方在庭上向辯方披露了第三輪信息,辯方律師稱,目前已收到逾千頁的材料,需要一定的時間消化。此外,辯方律師稱,目前仍在尋找合適的心理醫師對桑托斯的精神狀況進行鑒定,尚未提交任何通知。法官沃德考慮上述因素後,認為此案尚未做好繼續向前推進的準備,故定於3月2日雙方再次出庭。
去年10月5日凌晨1時30分至2時間,桑托斯在華埠對5名熟睡中的街頭遊民發動了襲擊。在第一起襲擊中,桑托斯在看到睡在東百老匯街17號門前人行道上的梅森(Anthony Mason)後,短暫離開並在回到原地時手持一根15磅的鐵棍,向梅森頭部擊打了約7次,致其死亡。
桑托斯隨後穿過馬路來到東百老匯街2號門前,靠近3名在人行道上相靠著入睡的遊民,持鐵棍對3人多次毆打,致維加斯(Nazario Abdelardo Vazquez Villegas)和另一名遊民死亡,另一人嚴重受傷。
結束第2場襲擊後,桑托斯丟掉兇器穿過包厘街,發現正在宰也街路口一建築門前熟睡的華裔遊民郭全。隨後原路返回找回兇器並靠近郭全,向其頭部連擊3次,致其死亡。警方趕到華埠逮捕桑托斯時,桑托斯手上還拎著血跡斑斑的兇器。

 
嫌犯曾襲擊過他的祖父

 
桑托斯在製造命案前曾多次因暴力行為被逮捕,去年9月27日,桑托斯以同樣方式靠近一名在雀兒喜碼頭水邊長椅上入睡者,反復擊打其頭部與頸部,並試圖將此人丟入水中。此前他還在地鐵內襲擊過多人。
然而,桑托斯案目前卻因其精神問題陷入僵局。「紐約時報」報道稱,桑托斯的母親表示,兒子有心理疾病和藥物濫用問題,曾襲擊過他的祖父。在他襲擊祖父後,他的母親便將他趕出她位於布朗士公寓。此後,桑托斯便主要棲居在布朗士一棟廢棄的樓內。
桑托斯在回憶案發當晚的事件時稱,他只記得自己凌晨2點穿過華埠,想撿一些瓶瓶罐罐換取押金。他記得自己被警察攔下並被戴上手銬,卻不記得自己用鐵棍殺害了4名男子,他說,「我當時正在尋找用於賺錢的瓶子,我需要這筆錢因為我流落街頭,住在廢棄的樓裡。我就只記得這些。」